王现辉律师团队成功代理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与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2日 浏览次数:206 我要分享

王现辉律师团队成功代理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与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案情简介】

原告: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

被告: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

原告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原深圳慕名服饰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隶属大国际(香港)实业有限公司旗下公司之一,系集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品牌服饰专业公司,其品牌服装致力于为都市女性打造国际最新着装理念,是国内中高档女装品牌生产及销售者。2010年7月7日,原告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第5326805号“莫名及图”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 2015年1月7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核准注册第13315582号“MOING” 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25类;经过多年长期大量的市场推广和线上线下品牌加盟,上述商标在行业领域内已具有较高知名度。

2012年被告经原告授权,成为原告在石家庄的品牌加盟商,2014年以后,被告进货量大幅减少,直至2016年彻底与原告结束合作关系。

2017年6月左右,原告发现被告未经许可仍然在其店内销售标有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且经原告现场查证,被告所销售的服装均为假冒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后原告向石家庄市桥西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进行举报,工商局于2017年7月4日查封了被告店面,并扣押了全部侵权物品。

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王现辉律师接受原告委托,就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侵害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商标专用权的行为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其停止侵害原告享有的“莫名及图 ”以及“MOING”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人民币50万元。

【法院判决】

本案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于2017年11月10日作出判决,判决内容如下:一、被告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第5326805号“莫名及图”注册商标和第1331558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权商品;二、被告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原告上海赖氏服饰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50万元;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被告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负担。

河北华意制衣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一审数额调整为30万元,其他未作调整。

【案件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一、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二、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一、关于被告是否侵犯了原告的商标专用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及第二项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即构成侵害商标专用权。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及合议庭对公证封存的侵权产品与原告注册商标进行对比后发现,被告所销售的侵权产品主唛上的“MOING”品名与原告第13315582号“MOING”注册商标完全一致。同时,侵权产品吊牌品名与原告第5326805号“莫名及图”商标的图形和英文字母完全一致,只缺少右边竖写的“莫名”两汉字,且“莫名”两汉字在该商标中空间占比较小,容易导致消费者混淆,被封存商品吊牌品名与原告第5326805号注册商标近似。因此,法院确认被告销售涉案商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

庭审时被告抗辩称,其与原告2012年至2015年有业务合作,有大量库存,因此其销售的产品来源于原告,并未假冒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

对此,原告出具了《假货鉴定报告》,分别从吊牌条形码、产品执行标准、货号编辑规则、洗水标、主唛的缝制细节等方面全面分析了被告的产品并非原告生产的正规产品,且被告一直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其产品的合法来源,因此应承担赔偿损失的责任。

二、关于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由于原告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因此原告提交了大量证据估算出了被告在2016年及2017年因侵权所获的利益。

证据之一:拿/退货明细。该证据证明被告自2014年后进货量锐减,2016年停止与原告合作。

证据之二:手工记账本。该记账本为工商局于2017年7月4日在被告店内扣押的物品。该记账本显示被告2017年1月1日至7月3日不到七个月销售金额高达42元,远超过其每年进货金额,足以证明原告自2016年停止合作后便开始侵权行为,通过推算2016年的销售额,再结合行业内同类商品的利润率,最终计算被告2916年至2017年的销售利润为132万余元。

证据之三:销售日报表。

证据之四:销售凭证。证据三、四记载的已销售的侵权产品货号与工商局扣押的侵权产品货号能够一一对应,证明被告2017年1月至7月所销售的产品均为侵害原告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证据之五:合理支出票据。

以上证据可以充分证明,原告主张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50万元完全有理有据。笔者认为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将50万调整为30万元,并无任何事实依据,也不符合时下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提高判赔额度的形势要求,但鉴于委托人对于判决数额非常满意,并未就该案提起再审。

【办案心得】

商标侵权纠纷实务操作中难点诸多,很多时候由于权利人举证困难,导致最终结果不尽人意,尤其是关于损失赔偿的举证,权利人往往很难提交证据证明己方因侵权行为所造成的损失,更难举证证明被告方所获得的利益。因此,大部分时候只能依靠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进行合理酌定,但酌定数额一般都难以弥补权利人的损失,使得侵权方得不到有力的打击,从而纵容了侵权者的违法行为。

本案诉讼请求之所以能够得到全部支持,得益于从取证到诉讼层面的多个技巧,分别阐述如下:

一、及时取证

我方在2017年6月初发现被告侵权行为后,在第一时间联系公证处对本案侵权产品进行证据封存,保留了原始的交易记录。

二、工商局举报

考虑到本案的特殊性,因被告所销售的侵权产品为假冒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因此可通过向工商部门举报,借助行政机关的强制措施将侵权产品进行扣押,进一步固定证据。同时,由于被告店面有其日常详细销售、账簿等记录,这些证据对我方主张侵权赔偿非常有利,而这些证据必须借助公权力才能进行扣押和封存,因此,通过向工商机关举报侵权行为,能够将对我方有利的核心证据加以固定,且工商局扣押的证据证明离地较大,被告方及法院一般会认可此类证据的真实性以及合法性。

三、启动诉讼程序

(一)组织证据

商标侵权纠纷的证据组织需围绕商标权属、侵权事实、损失赔偿及涉案商标的知名度等开展,此时一份调理清晰的证据目录显得尤为重要。一份好的证据目录不仅仅是律师的名片,也能使当事人清晰律师工作的思路,更能给法官带来良好的印象,方便当事人双方举证和质证,提高庭审效率,最终赢得案件胜诉。下附本案证据目录及补充证据目录。

 (二)开庭及庭后工作

证据组织完毕之后,代理人围绕本案的焦点问题将涉案的全部法律规定、司法解释及最新的司法观点进行整理,并检索大量案例,形成初步的代理方案。

庭审当天,申请原告方专业技术人员当庭将涉案侵权产品与原告生产的产品进行比对,使被告的侵权事实更加明晰。庭后,针对双方的争议焦点,代理人认真撰写代理意见,多次与法院主审法院进行沟通,并围绕侵权赔偿数额的计算方法再次补充代理意见,最终一审法院支持了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二审法院虽对数额有所调整,但在保护意识非常落后的河北已属高额判决。

(三)心得

对于赔偿数额的高追求是每个原告的目标,对于商标案件还是要在举证方面多下功夫,而不是寄希望于法院的法定赔偿。

附:一审(2017)冀01民初860号判决书   二审(2018)冀民终229号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