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实务研究

实务研究

案例评析|人工智能软件所创作的作品是人的意志体现吗?如果符合独创性的要求,可否被认定为作品?/王现辉

作者:王现辉
2021-05-14 08:47:40

【裁判摘要】

人工智能是目前人类创新活动的前沿领域,在世界范围内具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技术的发展总会带来复杂的法律问题,人工智能的出现引发人们对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在著作权法上定性的深入思考,同时亦产生了巨大争议。本案认为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符合作品独创性的要求,应当被认定为作品,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于利用人工智能软件从事创作的人。如果行为人未经许可将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在互联网上传播,使公众可以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该作品,将被认定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

【案情简介】

原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称Dreamwriter计算机软件系由原告关联企业腾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自主开发的一套基于数据和算法的智能写作辅助系统,原告于2018年8月20日在腾讯证券网站上首次发表的标题为《午评:沪指小幅上涨0.11%报2671.93点通信运营、石油开采等板块领涨》的财经报道文章(以下简称“涉案文章”)是由原告主持创作人员使用Dreamwriter智能写作助手完成,原告在官网发表涉案文章时采用末尾注明“本文由腾讯机器人Dreamwriter自动撰写”的方式表达文章属原告法人意志创作。

原告发现被告上海盈讯科技有限公司未经原告许可在原告文章发表当日复制了原告涉案文章(以下简称“侵权文章”),并在被告运营的“网贷之家”网站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侵权文章的内容与原告享有著作权的《午评:沪指小幅上涨0.11%报2671.93点通信运营、石油开采等板块领涨》作品内容完全相同,认为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此外,原告对于财经报道内容的高效产出是原告通过一系列创造性劳动所累积形成的竞争优势,被告未经智力劳动创作,直接复制原告的工作成果用于被告网站获取网络流量攫取竞争利益,违背了诚信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扰乱财经媒体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法院认定】

法院认定涉案文章构成文字作品且构成署名主体的法人作品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第四条第一项规定,文字作品是指小说、诗词、散文、论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现的作品。涉案文章是一篇股市财经综述文章,属于文学领域的表达,具备可复制性。因此,涉案文章是否构成文字作品的关键在于判断涉案文章的是否具有独创性。

首先,判断涉案文章是否具有独创性,应当从是否独立创作及外在表现上是否与已有作品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或具备最 低程度的创造性进行分析判断。涉案文章由原告主创团队人员运用Dreamwriter软件生成,其外在表现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其表现的内容体现出对当日上午相关股市信息、数据的选择、分析、判断,文章结构合理、表达逻辑清晰,具有一定的独创性。

其次,从涉案文章的生成过程来分析是否体现了创作者的个性化选择、判断及技巧等因素。根据原告的陈述,原告组织包含编辑团队、产品团队和技术开发团队在内的主创团队运行Dreamwriter软件生成包含涉案文章在内的财经新闻类文章。涉案文章的生成过程主要经历数据服务、触发和写作、智能校验和智能分发四个环节。在上述环节中,数据类型的输入与数据格式的处理、触发条件的设定、文章框架模板的选择和语料的设定、智能校验算法模型的训练等均由主创团队相关人员选择与安排。涉案文章的创作过程与普通文字作品创作过程的不同之处在于创作者收集素材、决定表达的主题、写作的风格以及具体的语句形式的行为也即原告主创团队为涉案文章生成作出的相关选择与安排和涉案文章的实际撰写之间存在一定时间上的间隔。法院认为,涉案文章这种缺乏同步性的特点是由技术路径或原告所使用的工具本身所具备的特性所决定的。原告主创团队相关人员的上述选择与安排符合著作权法关于创作的要求,应当将其纳入涉案文章的创作过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三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创作,是指直接产生文学、艺术和科学作品的智力活动。据此,具体认定是否属于创作行为时应当考虑该行为是否属于一种智力活动以及该行为与作品的特定表现形式之间是否具有直接的联系。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显然,本案中原告主创团队在数据输入、触发条件设定、模板和语料风格的取舍上的安排与选择属于与涉案文章的特定表现形式之间具有直接联系的智力活动。从整个生成过程来看,如果仅将Dreamwriter软件自动生成涉案文章的这两分钟时间视为创作过程,确实没有人的参与,仅仅是计算机软件运行既定的规则、算法和模板的结果,但Dreamwriter软件的自动运行并非无缘无故或具有自我意识,其自动运行的方式体现了原告的选择,也是由Dreamwriter软件这一技术本身的特性所决定。如果仅将Dreamwriter软件自动运行的过程视为创作过程,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将计算机软件视为创作的主体,这与客观情况不符,也有失公允。从涉案文章的外在表现形式与生成过程来分析,该文章的特定表现形式及其源于创作者个性化的选择与安排,并由Dreamwriter软件在技术上“生成”的创作过程均满足著作权法对文字作品的保护条件,涉案文章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文字作品。

涉案文章是在原告的主持下,由包含编辑团队、产品团队、技术开发团队在内的主创团队运用Dreamwriter软件完成,并未提及涉案文章还有其他参与创作的主体。涉案文章是由原告主持的多团队、多人分工形成的整体智力创作完成了作品,整体体现原告对于发布股评综述类文章的需求和意图。涉案文章在由原告运营的腾讯网证券频道上发布,文章末尾注明“本文由腾讯机器人Dreamwriter自动撰写”,其中的“腾讯”署名的指向结合其发布平台应理解为原告,说明涉案文章由原告对外承担责任。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涉案文章是原告主持创作的法人作品。

【律师点评】

石家庄著作权律师王现辉分析,本案涉及人工智能自动生成的文章是否构成作品的法律问题。多年来,人工智能能否成为著作权主体,人工智能生成的内容能否构成著作权客体的作品,存在广泛争议。

在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侵害署名权、保护作品完整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中,法院认为,虽然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文字内容体现了针对相关数据的选择、判断、分析,具有一定的独创性。但是,自然人创作完成应是著作权法上作品的必要条件。即使人工智能软件“创作”的文字内容具有独创性,也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不能认定人工智能软件是其作者并享有著作权法规定的相关权利。并进而认定虽然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文字内容不构成作品,但并不意味其进入公有领域,可以被公众自由使用。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的文字内容既凝结了软件研发者的投入,也凝结了软件使用者的投入,具备传播价值。软件研发者(所有者)可通过收取软件使用费,使其投入获得回报。而软件使用者通过付费使用进行了投入,基于自身需求设置关键词并生成了相应内容,具有进一步使用、传播的动力和预期。因此,应当激励软件使用者的使用和传播行为,将相关权益赋予其享有。软件使用者虽不能以作者的身份在相应内容上署名,但可以采用合理方式表明其享有相关权益。

在刑事审判领域,一般认定人工智能及其操作系统和硬件(设施)应当视为管理者意志的体现,可以认为是属于“有意识的主体”。

笔者认为对于利用人工智能所产生的内容或成果的版权问题,不应该局限于自然人创作或者人类创作的形式要件,应实质考虑人工智能所产生的内容本身是否符合版权法对作品的独创性要求,如果符合,其就是作品,应该受版权法保护,其权利主体当然属于人工智能的所有者或使用者所有。相对于其他案件审判思路来讲,一方面囿于创作主体的形式要件限制不能给予著作权定性,一方面又赋予其主体享有相关权益的间接保护方式来讲,本案给出了指导性的审判思路,对于人工智能成果的保护定将起到直接的、积极的作用。


标签

近期浏览:

图片动态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