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2015年-2020年42件最高人民法院改判商标民事案件裁判规则

作者:
2022-01-05 21:29:57

最 高院的再审改判案件通常都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指导意义。本文通过对Alpha数据库的检索,筛选出最 高院自2015年-2020年五年42件改判的商标案件,归纳最 高院的改判理由。通过学习这些案例,有助于我们更准确理解商标法律适用、掌握最 新的司法导向,希望文章对读者有所裨益。

 

1.在商标权等知识产权与物权等其他财产权发生冲突时应当考虑的因素

 

广州星河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州宏富房地产有限公司与自贡市星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3)民提字第2号

 

【裁判要旨】

 

(1)根据民法关于善意保护之原则,在商标权等知识产权与物权等其他财产权发生冲突时,应以其他财产权是否善意作为权利界限和是否容忍的标准,同时应兼顾公共利益之保护。

 

(2)由于“星河湾”已经荣县河西新区管理委员会批准为标准地名,小区居民已经入住多年,且并无证据证明其购买该房产时知晓小区名称侵犯星河湾公司商标权,如果判令停止使用该小区名称,会导致商标权人与公共利益及小区居民权益的失衡,因此本院不再判令停止使用该小区名称,但自贡星河公司在其尚未出售的楼盘和将来拟开发的楼盘上不得使用相关“星河湾”名称作为其楼盘名称。

 

2.未实际使用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尚未切实发挥识别作用,不会使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

 

钜强(广州)机械有限公司与林东梁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2015)民提字第49号

 

【裁判要旨】

 

(1)市场主体在申请注册商标、使用注册商标、维护自己的商标专用权等民事活动中,均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并在不损害他人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审慎地行使自己的权利。

 

(2)鉴于商标的基本功能是区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并承载商标持有人的商品声誉和商业信誉,而商标的价值来源于权利人对商标的持续使用。因林东梁未使用其注册商标生产产品,故上述注册商标尚未切实发挥识别作用,钜强公司不具有攀附林东梁注册商标的主观意图,亦不会使相关公众对产品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

 

 

3.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标权对他人的正当使用行为提起侵权之诉,属于对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滥用,其诉讼请求不应得到支持

 

宁波广天赛克思液压有限公司与邵文军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4)民提字第168号

 

【裁判要旨】

 

(1)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业务上的优势,恶意注册商标,损害他人在先权利,为自己谋取不正当利益,属于违反诚实信用的行为,不应受法律的保护。

 

(2)邵文军在辞职时应当知悉赛克思厂、广天赛克思公司商标的实际注册情况、字号(或字号主要部分)及企业名称简称的实际使用状况等相关信息资料,其于辞职后在与广天赛克思公司经营范围同类的商品上,注册与广天赛克思公司企业字号主要部分中文及拼音相同的商标,直至本案二审结束时仍未使用,却针对在先权利人提起侵权之诉,其行为有违诚实信用,不具有正当性,不应受法律保护。

 

 

4.涉外委托加工中商标使用行为的判断

 

浦江亚环锁业有限公司与莱斯防盗产品国际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4)民提字第38号

 

【裁判要旨】

 

(1)在委托加工产品上贴附的标志,既不具有区分所加工商品来源的意义,也不能实现识别该商品来源的功能,故其所贴附的标志不具有商标的属性,在产品上贴附标志的行为亦不能被认定为商标意义上的使用行为。

 

(2)商标法保护商标的基本功能,是保护其识别性。在商标并不能发挥识别作用,并非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的情况下,判断是否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的商标,或者判断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近似的商标,或者判断在类似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是否容易导致混淆,都不具实际意义。

 

 

5.商标近似判断应当考虑涉案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以及被告的主观意图

 

米其林集团总公司、李道伟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5)民提字第36号

 

【裁判要旨】

 

 结合“MICHELIN”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以及森麒麟公司、森泰达公司的主观意图,森麒麟公司、森泰达公司在网站、相关产品、宣传资料及厂区内使用的“CENCHELYN”标志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构成对米其林公司“MICHELIN”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6.域名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判断

 

李道伟、森泰达集团有限公司、青岛森麒麟轮胎有限公司与米其林集团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5)民提字第37号

 

【裁判要旨】

 

森泰达公司曾为米其林公司的经销商,对米其林公司及其商标的情况应当非常了解。森泰达公司、森麒麟公司在同一时期,同时使用“cenchelyn.com”作为域名使用,并通过该域名从事相关商品的电子商务,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构成对米其林公司第136402号“MICHELIN”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7.确定利润率的方法以及赔偿金额时应当考虑的各种因素

 

 

卡思黛乐兄弟简化股份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李道之、上海班提酒业有限公司、韦高叶、浙江优马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4)民提字第25号

 

【裁判要旨】

 

(1)在有法律、司法解释明确规定可以依权利人利润率为计算依据的情况下,权利人并未向法院提交其利润率,而是请求以本案无任何法律上利害关系的案外人的利润率作为计算赔偿数额的依据,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2)双方当事人之间就“卡斯特”商标的相关行政程序、诉讼程序及磋商过程,本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侵犯注册商标专有权纠纷,判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各方当事人之间的历史纠葛及谈判过程、被诉侵权行为表现形式及其是否具有恶意、涉案商标的使用及知名度、被控侵权产品知名度等情况。

 

8.权利人长期怠于通过诉讼等方式主张其合法权益,如有明显过错的,应适当减轻被告承担的责任

 

山东赛信膨化机械有限公司与济南赛信机械有限公司、济南赛信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5)民提字第6号

 

【裁判要旨】

 

一审判决在认定山东赛信公司应当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时,未能考虑以下两方面因素:

 

一是济南赛信公司于2006年即与山东赛信公司进行过交易,对山东赛信公司在企业名称中擅自使用赛信字号,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情形已经知晓,但济南赛信公司长期怠于通过诉讼等方式主张其合法权益,迟至2012年方提起本案诉讼,未能及时制止山东赛信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因此,济南赛信公司对其因山东赛信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所受损失亦有明显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应适当减轻山东赛信公司承担的责任。

 

二是本案中的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济南赛信公司2012年2月提起本案诉讼之时向前推算二年计算。一审法院在酌定山东赛信公司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时,未能考虑上述两方面的因素,法律适用错误。

 

 

9.被告商标的实际使用状态虽与其注册商标的字体有差异,但该差异并不明显,并未改变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的,不能据此认定其具有攀附涉案商标商誉的故意

 

石永山与兰州泰和水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178号

 

【裁判要旨】

 

 石永山在其生产的水烟块上拓印的 “甘山”标识和其在水烟产品外包装上使用的“甘山”标识,虽与其注册商标的字体有差异,但该差异并不明显,并未改变“甘山”注册商标的显著特征,从而导致与“甘”字注册商标相近似,故不能据此认定石永山具有攀附“甘”字商标商誉的故意。

 

10.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和强度要与特定知识产权的创新和贡献程度相适应。对于商标权的保护强度,应当与其应有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适应

 

杭州奥普卫厨科技有限公司、浙江现代新能源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216号

 

【裁判要旨】

 

(1)新能源公司在本案中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经通过正当的使用行为,使涉案商标产生了足以受到法律保护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由此可见,涉案商标中的“奥普”文字的显著性和知名度,实际上来源于奥普卫厨公司及其关联企业的使用行为。涉案商标虽然在“金属建筑材料”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对该权利的保护范围和保护强度,应当与新能源公司对该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所作出的贡献相符。

 

(2)商标法所要保护的,是商标所具有的识别和区分商品及服务来源的功能,而并非仅以注册行为所固化的商标标识本身。因此,商标标识本身的近似不是认定侵权行为是否成立的决定性因素,如果使用行为并未损害涉案商标的识别和区分功能,亦未因此而导致市场混淆的后果,该种使用行为即不在商标法所禁止的范围之中。

 

 

11.驰名商标跨类保护认定标准

 

米其林集团总公司与佛山市顺德区超洁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408号

 

【裁判要旨】

 

被诉侵权商标指定使用的水槽等厨房用具商品与米其林集团涉案驰名商标核定使用的汽车轮胎等商品的消费群体存在交叉和重叠,超洁公司使用被诉侵权商标足以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误认,从而减弱米其林集团涉案驰名商标的显著性,损害米其林集团的利益。故对米其林集团涉案权利商标的保护可以跨类到厨房用不锈钢水槽。

 

12.对比广告是否构成商标侵权的判断标准

 

河北大午酒业有限公司、山东大众报业集团鲁中传媒发展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再99号

 

【裁判要旨】

 

(1)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以“孙氏家酒大午粮液打造老百姓喝得起的五粮液”作为宣传用语,虽具有与五粮液公司产品的品质和价格进行对比、突出大午粮液白酒质优价廉的意图,但该用语突出宣传“孙氏家酒大午粮液”,并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混淆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五粮液公司产品有特定联系,不符合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形,亦不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

 

(2)以“五粮品质百姓价格”“咱喝得起的五粮佳酿”作为宣传用语,如前所述,其具有与五粮液公司产品的品质和价格进行对比、突出大午粮液白酒质优价廉的意图,但上述广告均有较为突出的“河北大午集团酒业有限公司”字样,足以表明商品来源系河北大午酒业,不致相关公众对商品来源混淆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五粮液公司产品有特定联系,不符合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的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形,不构成侵犯商标专用权。

 

 

13.如果认为被诉侵权人享有的注册商标更有知名度即可以任意在其商品上使用他人享有注册商标的标识,将实质性损害该注册商标发挥识别商品来源的基本功能,对该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基本性损害

 

曹晓冬与云南下关沱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再273号

 

【裁判要旨】

 

(1)即使下关沱茶商标较本案诉争商标具有更高的知名度,原审法院认定被诉侵权商品没有必要攀附涉案商标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虽有一定的可能性,但该推断忽视了注册商标作为一项标识性民事权利的权能和作用,其不仅有权禁止他人在相同类似商品上使用该注册商标标识,更有权使用其注册商标标识其商品或者服务,在相关公众中建立该商标标识与其商品来源的联系。

 

(2)相关公众是否会混淆误认,既包括将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商品误认为商标权人的商品或者与商标权人有某种联系,也包括将商标权人的商品误认为被诉侵权人的商品或者误认商标权人与被诉侵权人有某种联系,妨碍商标权人行使其注册商标专用权,进而实质性妨碍该注册商标发挥识别作用。

 

 

14.法定的通用名称与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的判断标准

 

福州米厂、五常市金福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374号

 

【裁判要旨】

 

(1)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一般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为判断标准。当然,基于历史传统、风土人情、地理环境等原因,某些商品所对应的相关市场相对固定,如果不加区分地仍以全国范围相关公众的认知为标准,判断与此类商品有关的称谓是否已经通用化,有违公平原则。但是,适用不同评判标准的前提是,当事人应首先举证证明此类商品属于相关市场较为固定的商品。否则,是否构成约定俗成的通用名称,仍应当以全国范围内相关公众的通常认知作为判断依据。

 

(2)基于公平原则,考虑到双方的利益平衡,对于五常这一特定地域范围内的相关种植农户、大米加工企业和消费者而言,可以在以“稻花香2号”种植加工出的大米上规范标注“稻花香2号”,以表明品种来源。但需要在此特别强调:该种标注方式仅限于表明品种来源且不得突出使用。

 

 

15.宣告商标权无效的时间点应以无效裁定日(作出日)为准

 

珲春市鼎汇丰重庆老火锅城、浙江凯旋门澳门豆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再262号

 

【裁判要旨】

 

(1)在确定宣告无效的时间点时,应该考虑如下因素:一是该时间点应有对世性,应是社会公众均可公开得知并明确知晓的;二是该时间点应有确定性,应是一个确定的时点,原则上不宜随当事人的具体情况或者其他人为因素发生变动;三是该时间点应是较早的具有法律意义的时间点,尽量增加无效决定或裁定发挥追溯力的机会。

 

(2)如果以送达日作为商标权被宣告无效的时间点,则裁定作出日至送达日这一时间间隔可能被当事人利用,通过恶意加快或者拖延执行或履行来影响无效裁定的追溯力,从而获得有利于自己的追溯力结果。可见,以送达日作为宣告商标权无效的时间点,可能造成不合理的结果。相反,以作出日作为确定商标权被宣告无效的时间点,不仅具有对世性和确定性,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无效裁定发挥追溯力的机会,实现结果公正。因此,宣告商标权无效的时间点应以无效裁定日(作出日)为准。

 

 

16.不用于识别或区分来源的商标使用行为,不会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误导或引发混淆,以致影响商标发挥指示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不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侵权行为

 

江苏常佳金峰动力机械有限公司、上海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339号

 

【裁判要旨】

 

(1)常佳公司从事本案所涉贴牌加工业务之时,上柴公司与印尼PTADI公司之间的商标争议已经印度尼西亚最高法院生效判决处理,印尼PTADI公司作为商标权人的资格已经司法程序确认。上柴公司自行使用相同商标生产相关或同类相关产品,实际已经无法合法出口至印度尼西亚销售。

 

(2)根据再审查明及上柴公司提交的证据,自2004-2007年期间,上柴公司亦是受印度尼西亚被许可方的委托出口“东风及图”商标的相关产品。在此情况下,常佳公司根据印尼PTADI公司授权委托从事涉案定牌加工业务,对于上柴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境内基于涉案商标争取竞争机会和市场利益,并不造成实质影响。

 

 

17.商标正当使用的判定标准

 

泸州大世界酒业有限公司、四川蜀国春酒厂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再53号

 

【裁判要旨】

 

(1)如果被诉侵权商品的容量为3两3,生产者出于说明或者客观描述商品容量的目的,以善意方式在必要的范围内予以标注,不会导致相关公众对其商品来源混淆的,可以认定为正当使用。

 

(2)蜀国春酒厂、泸坪酒类公司在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上突出使用“3两3”商标,主观上具有攀附大世界公司商誉的恶意,其行为不存在合理使用的基础,也不构成对酒商品容量和规格的正当使用。

 

 

18.对于明显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借用司法资源以商标权谋取不正当利益之行为,依法不予保护

 

迅销(中国)商贸有限公司、广州市指南针会展服务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再381号

 

【裁判要旨】

 

指南针公司、中唯公司以不正当方式取得商标权后,目标明确指向迅销公司等,意图将该商标高价转让,在未能成功转让该商标后,又分别以迅销公司、优衣库公司及其各自门店侵害该商标专用权为由,以基本相同的事实提起系列诉讼,在每个案件中均以迅销公司或优衣库公司及作为其门店的一家分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起诉,利用迅销公司或优衣库公司门店众多的特点,形成全国范围内的批量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迅销公司或优衣库公司及其众多门店停止使用并索取赔偿,主观恶意明显,其行为明显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对其借用司法资源以商标权谋取不正当利益之行为,依法不予保护。

 

 

 

19. 被告实际使用的标志与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标标志并不相同,属于民事案件的受理范围

 

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甘肃滨河食品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7)最高法民再234号

 

【裁判要旨】

 

被诉侵权标识“九粮液”或者主要识别部分“九粮液”与“五粮液”相比,仅一字之差,且区别为两个表示数字的文字,同时使用在酒类商品上,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或者认为二者之间存在关联关系。

 

 

20 .被告不仅在葡萄酒产品上的标识中突出使用长城图案,还通过变更企业名称,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长城”文字,更加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其攀附中粮公司及其“长城”系列商标商誉的意图愈加明显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秦皇岛田氏长城酒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再384号

 

【裁判要旨】

 

田氏长城公司作为葡萄酒产品的制造商和销售商,理应知晓中粮公司的“长城”系列商标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但仍然在葡萄酒商品上突出使用与涉案各项商标中的长城图形近似的图形,并且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长城”,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构成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21.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山东穆柯寨酒业有限公司、枣庄市台儿庄穆柯寨酒业有限公司市中办事处与石家庄市制酒厂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210号

 

【裁判要旨】

 

穆柯寨公司在其相关产品上使用“天下第一莊”系作为台儿庄的别称,发挥地名标识的作用。根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因此即使“天下第一庄”已经注册为商标,其商标权人也不能禁止台儿庄当地企业为表明其产品产地正当使用该文字。

 

 

22.涉外定牌加工行为侵犯商标权的认定

 

本田技研工业株式会社与重庆恒胜鑫泰贸易有限公司、重庆恒胜集团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138号

 

【裁判要旨】

 

(1)商标使用行为是一种客观行为,通常包括许多环节,如物理贴附、市场流通等等,是否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的使用”应当依据商标法作出整体一致解释,不应该割裂一个行为而只看某个环节,要防止以单一环节遮蔽行为过程,要克服以单一侧面代替行为整体。

 

(2)本案中相关公众除被诉侵权商品的消费者外,还应该包括与被诉侵权商品的营销密切相关的经营者。本案中被诉侵权商品运输等环节的经营者即存在接触的可能性。而且,随着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的发展,即使被诉侵权商品出口至国外,亦存在回流国内市场的可能。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消费者出国旅游和消费的人数众多,对于“贴牌商品”也存在接触和混淆的可能性。

 

(3)本案中,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被诉侵权的摩托车上使用“HONDAKIT”文字及图形,并且突出增大“HONDA”的文字部分,缩小“KIT”的文字部分,同时将H字母和类似羽翼形状部分标以红色,与本田株式会社请求保护的三个商标构成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如前所述,被诉侵权行为构成商标的使用,亦具有造成相关公众混淆和误认的可能性,容易让相关公众混淆。恒胜鑫泰公司、恒胜集团公司的被诉侵权行为构成侵害本田株式会社请求保护的涉案三个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23.权利人虽然曾经将被诉侵权标识申请商标注册被商标局驳回,但是不影响人民法院判断被诉侵权标识是否侵犯了权利人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

 

武汉润禾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与夏琪、江西御医堂实业有限公司、武汉中涵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夏涵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248号

 

【裁判要旨】

 

(1)本案中,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肤专家”是商品的通用名称,虽然武汉润禾公司曾经申请“肤专家”商标,被商标局以该商标直接表示了商品的功能特点为由予以驳回,但本案中应当判断的是“肤专家”的使用是否侵犯了“夫专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而非被诉侵权标识“肤专家”能否作为商标予以注册的问题,况且“肤专家”申请商标被驳回注册的原因并非不得作为商标注册的绝 对事由。

 

(2)正当使用应当是指使用人为了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而进行的善意使用。一般说来,该使用应当与商品上描述商品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等特点的文字保持大小、字体等形式上的一致,但被诉侵权商品将“肤专家”突出使用,其使用“肤专家”以识别商品来源的主观意图非常明显,不属于正当使用。

 

(3)从被诉侵权人的主观意图来看,武汉中涵公司与武汉润禾公司同处于武汉,武汉中涵公司应当对武汉润禾公司的商品有所知晓;武汉中涵公司被诉侵权商品使用了与武汉润禾公司获得外观设计专利权的包装盒极为近似的包装盒,也反映出其主观上知晓诉争商标或者与诉争商标相近似的“肤专家”商标,其攀附武汉润禾公司涉案商标商誉的主观意图比较明显。

 

24.商标许可费作为赔偿数额参考的考虑因素

 

钱柜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与鹰潭金钱钜娱乐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204号

 

【裁判要旨】

 

(1)本案中,权利人的实际损失难以确定。钱柜公司为此提供了团购证据以证明侵权人的获利情况,还提供了涉案商标的许可使用费。关于团购证据,金钱钜公司尽管否认团购数额的真实性,但未提供相反证据,因此团购证据可以作为金钱钜公司销售收入的证据,可以推定金钱钜公司的销售收入不少于团购显示的金额。但对于侵害商标权的行为在前述销售收入中所占比例,没有证据予以确定,因此本案中金钱钜公司因侵权所获利益仍难以确定。

 

(2)钱柜公司同时提供了涉案商标的许可使用费证据,尽管如金钱钜公司所称,商标许可使用费涉及的城市与被诉行为地城市存在诸多差异,但当事人经过协商确定的商标许可费是确定商标市场价值的重要参考标准。

 

(3)在本案中,商标许可关系发生在北京、上海等城市,被诉行为发生地与上述城市的人均收入和消费水平存在差异,应当比照许可使用费予以酌减。同时本案被诉行为发生在商业中心地带,其经营面积亦高达一千多平方米,且侵权行为时间长达五年(包括钱柜公司以及更改为钱钜公司名称的时间),相对于一年的许可使用标准而言,亦应有所提高。因此,钱柜公司提供的商标许可费可以作为本案赔偿数额的参考,本院全额支持钱柜公司的50万元赔偿请求。

 

25.商标性使用的判断标准

 

西安思睿观通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平凉市金石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与甘肃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金邦达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139号

 

【裁判要旨】

 

(1)这是在银行卡业务领域发生的商标侵权纠纷。银行卡,是指由商业银行向社会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者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在我国,作为银行服务的一项业务,银行卡服务的来源是银行,而不是其他民事主体,这是持卡人、商户及其他消费者共同知晓的,容易识别而不至于混淆。

 

(2)如前所述银行卡业务的特点,在“甘肃银行神舟兴陇卡”字样中起到识别服务来源作用的是“甘肃银行”字样,而不是“神舟兴陇”字样。“神舟兴陇卡”作为甘肃银行发行的一种银行卡的种类名称,具有区分银行卡“服务的功能内容”的作用,不具有识别银行卡的“服务的来源主体”的作用。这是判断本案是否构成侵犯商标权的关键所在。

 

(3)二审法院认定,“甘肃银行在银行卡上使用‘神舟兴陇’标识,起到在商业活动中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作用,因此是商标性使用”,并且在此基础上判决承担侵权责任,显然不当,应予纠正。

 

26.在先使用人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提出不侵权抗辩应当满足的条件。

 

林明恺与成都市高新区富鸿家具经营部、成都富森美家居实业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16)最高法民再52号

 

【裁判要旨】

 

(1)从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内容来看,在先使用人在特定条件下可以在原有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这是商标法针对具体情况而作出的在先使用人不侵权抗辩事由的特别规定,也是对注册商标专用权行使的限制。作为一项抗辩事由,该不侵权抗辩仅应由在先使用人自行提出。在先使用人之外的其他人,无论是否取得在先使用人的同意,均无权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提出不侵权抗辩。

 

(2)在先使用人不侵权抗辩成立,应当同时满足以下条件:

● 使用相同或者近似商标时间在先。

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在先使用。

在先使用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

在先使用具有一定影响。

在原有范围内使用。

 

(3)商标法强调的是使用范围而非使用规模,因此,在确定原有范围时,应当主要考量商标使用的地域范围和使用方式。一般而言,在先仅通过实体店铺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在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或使用该商标后,又在原实体店铺影响范围之外的地域新设店铺或者拓展到互联网环境中销售商品、提供服务,则应当认定为超出了原有范围。此外,使用该商标的商品产能、经营规模等也可以在个案中作为考量因素予以考量。

 

27.医疗服务行业为消费者的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服务保障,医疗服务提供者的混淆误认对消费者利益的损害一般更为严重。

 

和睦家医疗管理咨询(北京)有限公司与福州和睦佳妇产医院、福州和睦佳妇产医院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再428号

 

【裁判要旨】

 

(1)福州和睦佳作为提供医疗服务的主体,在和睦佳公司的注册商标及字号已具有一定市场知名度的情况下,自2011年设立以来不仅使用与“和睦家”高度近似的“和睦佳”作为企业字号,还在经营活动中突出使用与和睦家公司第4182278号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和睦佳”,使用与和睦家公司第4182184号注册商标相近似的被诉侵权图形标识,在宣传中使用“国际JCI认证”等不实信息进行虚假宣传,其侵权行为持续时间长、攀附和睦佳公司商誉的主观意图明显,不仅侵害了和睦家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等合法权益,容易造成消费者混淆和误认,也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经营秩序,损害了广大患者的合法权益,其侵权行为的情节较为严重。

 

(2)而且,福州和睦佳提供的其2013年至2015年税务审计报告显示,其年收入均超过九百万元,2014年、2015年的广告宣传投入接近甚至超过其全年营业收入的50%,宣传力度强,范围广,影响大,客观上亦加剧了消费者混淆误认的可能性,加重了对和睦家公司的损害。

 

(3)此外,和睦家公司在一审阶段提供的证据显示其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公证费、差旅费、律师费等合计167700元。综合考虑上述因素,本院全额支持和睦家公司主张的300万元赔偿请求。

 

28.被告虽同时使用了其他商标,但是整体复制了权利人涉案商标,该使用方式属于在商业活动中的使用,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意图和效果,其行为构成商标性使用。

 

佛山市南海贝豪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与尼勒克县特别佳化妆品商行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19)最高法民再137号

 

【裁判要旨】

 

(1)从特别佳商行的上述使用情况看,虽然该商行虽同时使用了其他商标,并在中心位置印有宝俪莱面膜及眼膜包装盒照片、广告宣传语,但特别佳商行在广告牌右上方整体复制了贝豪公司涉案图形商标,约占整个广告牌的五分之一,该使用方式属于在商业活动中的使用,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意图和效果,其行为构成商标性使用。

 

(2)商标的使用是识别商品来源,实践中常用以区别一个经营者的品牌或服务和其他经营者的商品或服务。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有显著特征,便于识别。贝豪公司本案要求保护的涉案商标为图形商标,图形显示为:一张女性人脸侧面图,人脸上贴有一张面膜,人脸下方左侧通过一只蚕将面膜略微撕拉揭开。本案特别佳商行广告牌所宣传的并非面膜商品“人脸+面膜”的常用表现形式,而是完全复制了贝豪公司的涉案图形商标,特别是其中一只蚕将面膜略微撕拉揭开的部分。虽然广告宣传中还有其他关于特别佳商行及其产品的相关信息,但完全复制贝豪公司涉案图形商标,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存在特定的联系。

 

 

29.地名正当使用时应当考虑的因素

 

深圳市丹枫白露酒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鹰潭枫丹白露酒店有限公司芒果网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347号

 

【裁判要旨】

 

(1)虽然鹰潭枫丹白露酒店使用的被诉侵权标识中的“枫丹白露”与法国“Fontainebleau”地名的中文翻译“枫丹白露”一致,但鹰潭枫丹白露酒店与作为地名的“枫丹白露”之间并无关联,其使用“枫丹白露”并不属于对地名的正当使用。

 

(2)鹰潭枫丹白露酒店在申请注册被诉侵权标识后,在第43类住所(旅馆、供膳寄宿处)服务上商标局已经引证深圳丹枫白露酒店第3577620号“丹枫白露及图”商标,以“枫丹白露”商标与“丹枫白露”商标构成近似为由对第43类服务上的申请予以驳回。因此,鹰潭枫丹白露酒店主观上是明知深圳丹枫白露酒店在先商标的存在,其在酒店经营活动中仍使用“枫丹白露”,主观上难为正当。

 

(3)深圳丹枫白露酒店请求保护的字号与注册商标相同,被诉侵权行为是在“鹰潭枫丹白露酒店有限公司”中使用“枫丹白露”的行为。鉴于丹枫白露作为注册商标及企业字号经过在先使用具有一定的知名度,鹰潭枫丹白露酒店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枫丹白露”作为字号,容易让消费者误认为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联系,为避免混淆,一审判决的相关认定并无不当,应予维持。

 

30.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企业名称中的字号可以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获得保护。

 

晶华宝岛(北京)眼镜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福建宝岛眼镜(连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380号

 

【裁判要旨】

 

(1)从现有证据来看,尚不足以证明福建宝岛公司在注册时已经从福州宝岛公司处获得了“宝岛”字号的绝 对权益并可以据此对抗他人在先注册商标专用权。涉案两商标在眼镜行等服务上享有在先注册商标专用权,且在福建宝岛公司成立之时在相关市场上已经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福建宝岛公司区别不同市场主体主要标志的企业名称“宝岛”与涉案两商标的主要识别部分相同,容易引起公众误认二者存在某种联系或为同一市场主体,使他人对其服务来源产生混淆。

 

(2)从福建宝岛公司使用“宝岛”字号的方式来看,其在实际使用中主要是通过简化企业名称的方式突出使用“宝岛”字号,这种突出使用方式已经一、二审判决认定为商标侵权,其亦一定程度上能够证明福建宝岛公司在注册“宝岛”字号及使用时具有攀附“宝岛”商标声誉、搭便车的主观故意,其行为在性质上属于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容易引起市场混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3)对于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中的文字相同或者近似的企业字号,足以使相关公众对其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的,构成不正当竞争。

 

31.在商标案件中,商标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不同,受害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未获准许的,应当允许其在刑事诉讼程序之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赔偿损失。

 

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与刘欣、谢中华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342号

 

【裁判要旨】

 

(1)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刑事案件中是否构成犯罪、是否构成犯罪未遂的认定标准,与侵害商标权纠纷民事案件中是否构成实际销售的认定标准不同。在刑事案件中,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尚未销售或者部分销售但货值金额未达到法定标准的,仍然可能构成犯罪未遂。因此,涉及同一侵权事实的刑事判决认定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犯罪未遂,并不能当然作为侵害商标权纠纷民事案件中被诉侵权商品未实际销售的直接依据。

 

(2)刑事诉讼与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不同。在刑事诉讼中,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所指控的罪行的证据要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而在民事诉讼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因此,涉及同一侵权事实的刑事案件未予采纳的证据,在侵害商标权纠纷的民事案件中亦应当依法进行审核认定。

 

(3)云南白药公司再审阶段提交的新的证据可以证明,2号案件在案证据13张送货单涉及的18件“白药”商品为假冒云南白药牙膏的事实具有高度可能性,故云南白药公司关于刘欣实际销售了被诉侵权商品的主张成立。

 

(4)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的规定,被害人因人身权利受到犯罪侵犯或者财物被犯罪分子毁坏而遭受物质损失的,有权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受害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或者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未获准许的,应当允许其在刑事诉讼程序之后另行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赔偿损失,以实现民事救济,对其诉权应当依法予以保障。

 

32.恶意转让商标的行为无效,出让人应当返还并承担相关费用。受让人具有损害他人利益的恶意,其后续申请注册的相关商标应一并返还。

 

俄罗斯乌苏里斯克市巴里赞姆开放式股份公司与被申请人绥芬河市传峰经济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绥芬河市巴里赞姆酒业有限公司商标权权属、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24号

 

【裁判要旨】

 

(1)传峰公司在明知《授权书》的签订意图、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与传峰公司经销关系已经终止的情况下,于2011年3月27日起陆续将上述11个商标转让给其关联公司绥芬河巴里赞姆公司,其商标转让行为具有明显恶意,损害了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的利益,其转让行为无效,上述11个商标应返还给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

 

(2)对于此后绥芬河巴里赞姆公司申请注册的第7959666、10824882号等14个商标,因绥芬河巴里赞姆公司与传峰公司为关联公司,其明知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与传峰公司之间的经销关系已终止数年,仍然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申请注册与其受让自传峰公司的11个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亦具有损害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利益的恶意,其后续申请注册的相关商标应一并返还给俄罗斯巴里赞姆公司。

 

33.商标性使用以及商标描述性使用的判断标准

 

福州米厂与蒙城县板桥镇时时购超市、延寿县中实源粮油贸易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303号

 

【裁判要旨】

 

(1)本案中,二审法院认为被诉侵权大米中起到区分商品来源作用的是“北冰王”,被诉侵权大米包装袋上的“稻花香”文字仅被中实源公司用以表示大米的品种,不是商标性使用,不构成侵权。对此,本院认为即使被诉侵权大米包装袋“稻花香”文字旁有小男孩及稻穗图案,包装袋上方标注了“北冰王”商标,但由于“稻花香”文字位于被诉侵权大米包装袋正中,且突出显示,该种使用方式已经超出了对大米品种的描述性使用的范围,构成商标性使用。

 

(2)福州米厂涉案商标显著识别部分为“稻花香”三个字,且涉案商标使用时间较长,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袋上在醒目位置突出标注了“稻花香”,与涉案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稻花香”相同,使用在大米商品上,容易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侵害了福州米厂的涉案商标权。

 

34.基于历史因素和现实使用情况,继续使用企业字号的合法权益应当依法受到保护,但是应当进行合理避让,其在今后的生产经营中,应当规范使用企业名称。

 

中国石化润滑油有限公司与兰州长城润滑油有限责任公司、宁夏江水源油品有限公司、宁夏鑫河泉油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124号

 

【裁判要旨】

 

(1)根据长城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长城公司成立于2005年,法定代表人为郝丰祖,经营范围为润滑油调和、销售及化工产品(不含化学危险品)的销售,系兰州长城化工厂改制而来,二者在人员、资产、办公地点、债权债务等方面高度重合,存在承继关系。基于经营上的延续性,长城公司继续沿用已经取得一定声誉和知名度的企业字号“长城”,具有正当性和历史性,不具有恶意攀附中石化公司“长城”商标声誉及误导公众的主观恶意。

 

(2)虽然长城公司登记设立的时间与兰州长城化工厂注销时间并不完全吻合,但长城公司对于二者共同存续的情况以及长城公司重新办理设立登记手续的原因等情况能够作出合理解释,并提交了工商、税务等相关行政部门的证明材料予以佐证,本院对该解释予以采纳。基于历史因素和现实使用情况,长城公司继续使用“长城”作为企业字号的合法权益应当依法受到保护,其行为不构成对中石化公司涉案商标专用权的侵害,亦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3)应当指出的是,长城公司在实际经营中虽完整标注了企业名称,中石化公司提供的现有证据亦尚不足以证明长城公司突出使用“长城”二字,但中石化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涉案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在相关行业已经具有较高知名度。因而,长城公司作为同行业经营者,应当进行合理避让,其在今后的生产经营中,应当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不得对与涉案商标近似的“长城”文字作突出使用,避免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35.权利人作为正品生产商,具有辨别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为假冒产品的能力,其所出具《鉴定证明书》可以作为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证据。

 

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与水磨沟区南湖南路宏瑞商行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223号

 

【裁判要旨】

 

(1)泸州老窖公司出具的《鉴定证明书》已经载明通过对商标、防伪标识、外箱及酒盒的鉴定,认为被诉侵权产品并非其公司产品,泸州老窖公司作为正品生产商,具有辨别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为假冒产品的能力。

 

(2)乌鲁木齐市商务局(粮食局)虽然未对宏瑞商行进行处罚,但不能因此表明其在查处酒类产品随附单时,固定的关联证据缺乏合法性和关联性。宏瑞商行亦未提交证据证明被诉侵权产品来源于泸州老窖公司或其授权经销商。泸州老窖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认定宏瑞商行未经泸州老窖公司许可,在被诉侵权产品上使用与泸州老窖公司涉案商标相同的商标,侵犯了泸州老窖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36.商标先用权的判断时间点是商标申请日,而非商标核准注册日。

 

西安市临潼区西泉街办文海纸品厂与西咸新区沣西新城文海印刷厂、董晓苗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134号

 

【裁判要旨】

 

(1)本案涉案注册商标申请日为2007年12月26日,据此,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在先使用的判断时间点为申请日2007年12月26日,而非核准注册日2010年3月28日,一审法院相关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因此,本案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在先使用的判断依据是:在2007年12月26日之前,被诉侵权标识是否使用并有一定影响力。

 

(2)文海印刷厂所提供的用于证明达到了一定影响的作业本销售情况实际发生在2013至2016年期间。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在涉案注册商标申请日前,文海印刷厂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了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文海+WENBOOK”商标,并达到了有一定影响的程度,故其先用权抗辩不成立。

 

37.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公证证明的情况下,不能仅以缺少购物小票为由否定公证书的效力。

 

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与许焕文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186号

 

【裁判要旨】

 

(1)该公证书记载了2017年6月18日陕西省西安市汉唐公证处公证人员与上海家化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家门头显示为“一分利便利店”的店内购买“六神”花露水一瓶的事实。该公证书记载的被诉侵权商品为六神花露水,与所附照片上显示的被诉侵权商品名称一致,并经上海家化公司鉴定以及原审庭审审理,应当认定许焕文经营的一分利便利店销售了被诉侵权商品。

 

(2)一、二审法院在没有相反证据推翻上述公证证明的情况下,仅以缺少购物小票为由认定上海家化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从许焕文经营的“一分店”购买被诉侵权产品的事实,系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据此,应当认定许焕文存在销售了被诉侵权商品的事实。

 

38.作为有效的注册商标,各商标均在其各自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享有专用权,而不应区分其所使用的商品是否用于出口或者内销。

 

天津市鹦鹉乐器有限公司与北方国际集团天津同鑫进出口有限公司、天津市森德乐器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25号

 

【裁判要旨】

 

(1)对于在商标法施行时仍然有效的注册商标而言,由于商标法取消了包含外国文字的注册商标使用范围的限制,商标法施行前核准注册的包含外国文字的注册商标,其使用范围即应自商标法施行之日起扩展至全部核定使用商品,无论该商品是用于出口还是内销。

 

(2)在“鹦鹉PARROT”商标和“鹦鹉YINGWU”商标在商标标志构成要素、呼叫、视觉效果等方面均存在区别而非“相同的商标”或“同一商标”的情况下,其各自的专用权范围仍然应当适用商标法的规定加以认定。作为有效的注册商标,两商标均在其各自核定使用的商品上享有专用权,而不应区分其所使用的商品是否用于出口或者内销。

 

(3)这种以出口和内销商品为标准,划分注册商标专用权范围的结果,并非是由商标注册人的原因造成的,也与商标法仅以商品和服务类别为依据审查商标注册申请的基本规定相冲突,因此,在相关法律障碍消除、商标注册人的商标专用权回复至圆满状态的情况下,再坚持对两个同时有效的注册商标人为地做出口与内销领域的划分,要求一方商标注册人继续承受已经缺乏法律依据的限制性条件,显然不符合“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的法律要求,也与商标法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立法宗旨不符。

 

39.侵权人与权利人就再次侵权的赔偿数额作出约定后再次侵权的,人民法院可直接适用该约定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

 

陈镇荣因与揭阳市揭东区东海食品有限公司、临沂批发城锦岚食品批发部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58号

 

【裁判要旨】

 

(1)关于赔偿数额,本案双方当事人在前案第549号调解书中明确约定:“如违反上述条款,东海食品公司赔偿陈镇荣50万元作为违约金”,属于真实意思表示,且不存在违法情形。

 

(2)从第549号调解书中记载的调解协议可知,双方当事人明确约定东海食品有限公司于签订调解协议之日起停止制造使用“拖肥”二字的被诉侵权“鑫拖肥”果粒饮料椰子肉产品,且明确约定应当“规范使用与第11254002号商标标识一致的‘鑫拖肥’商标”,并就违反调解书的责任承担进行了明确约定。东海食品公司在本案中未能规范使用相关商标,刻意单独区分“拖肥”,显有不当。

 

(3)二审法院以本案情形是否属于双方约定的规范使用范畴不明确等为由,将赔偿数额调整为8万元,与调解书的内容不符,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在(2013)民提字第116号民事判决中亦曾认定,侵权人与权利人就再次侵权的赔偿数额作出约定后再次侵权的,人民法院可直接适用该约定确定侵权损害赔偿数额。

 

40.在商标转让合同中,要判断转让人应当向何者履行交付义务时,为保证交易安全及产权变动的便捷性,应当综合考虑以下情况,产权变动的进程、合同订立的先后顺序以及合同履行的情况,对于商标转让合同还应当考虑商标使用的实际情况及相关市场格局。

 

郑州安必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与郑州双连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杭州号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商标权转让合同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163号

 

【裁判要旨】

 

(1)商标权转让须经行政机关核准后公告方能完成。当事人基于商标转让合同仅获得债权请求权。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涉案商标仍在双连壶公司名下,因此,基于在案的两份有效合同,号外公司与安必信公司分别获得了债权请求权。且两者的债权请求权均为一般债权。基于商标权的排他性,双连壶公司向特定债权人履行交付义务后,应向另一债权人承担违约责任。

 

(2)从产权变动的情况来看,双方当事人均有商标转让的相关材料,并已经分别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核准转让,因此,号外公司与安必信公司履行产权变动的进度相近;从合同订立及履行的情况来看,安必信公司的合同订立时间晚于号外公司的合同。虽然安必信公司支付商标转让费的时间早于号外公司,但双连壶公司已将转让费退还安必信公司,因此,号外公司已经履行了支付合同对价的义务,而安必信公司的合同的对价尚未支付。而且,双连壶公司明确主张向号外公司履行。

 

(3)从商标的使用情况及市场实际来看,涉案商标与号外公司的商号一致,号外公司已经在多个类别获准注册了“号外”商标,而安必信公司系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安必信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经营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相关的行业,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合同指定受让人受让涉案商标系实际经营需要,综合考虑上述因素,一审判决认定双连壶公司向号外公司履行转让涉案商标的义务并无不当,二审判决的相关认定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应予纠正。

 

41.如果将他人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在先注册商标作为字号注册登记为企业名称,不论是否突出使用均难以避免产生市场混淆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判决停止使用或者变更该企业名称。

 

山东蓝海股份有限公司与荔浦县蓝海大酒店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2020)最高法民再208号

 

【裁判要旨】

 

(1)根据我国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的要求,企业在对外经营中应当依法规范使用企业名称,企业的产品或者包装上使用的企业名称,应当与营业执照上的企业名称相同。从事商业、公共饮食、服务等行业的企业名称的牌匾可以适当简化。但需要指出的是,相关从事商业、公共饮食、服务等行业从业人员对其企业名称简化使用有可能与他人在先权利冲突时,应当尊重并合理避让他人在先权利。

 

(2)本案中,山东蓝海公司三枚注册商标均早于荔浦县蓝海公司登记日核准注册,且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荔浦县蓝海公司作为同行业经营者,对其企业名称简化使用时,应当考虑是否可能与他人在先权利冲突,理应合理避让他人在先权利。现荔浦县蓝海公司在其酒店招牌、酒店用品、网页宣传图片上使用“蓝海国际大酒店”或“蓝海大酒店”,未避让山东蓝海公司商标权,易使相关公众误认其与山东蓝海公司有某种联系,侵犯了山东蓝海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3)原审法院仅以荔浦县蓝海公司在其酒店招牌、酒店用品、网页宣传图片上使用的“蓝海国际大酒店”或“蓝海大酒店”文字,字体大小相同、字型亦相同,并未突出使用涉案商标的“蓝海”或“蓝海国际”文字为由认定荔浦县蓝海公司未构成突出使用,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42.对于描述性用语的正当使用应该限于说明或客观描述商品特点,以善意方式在必要范围内予以使用,且不应导致相关公众将其视为商标而导致来源混淆。

 

世界经理人文摘有限公司与世界经理人资讯有限公司、上海领袖广告有限公司、丁海森侵犯商标权与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案件),(2017)最高法民再106号

 

【裁判要旨】

 

首先,资讯公司在其出版的杂志的显著位置使用“世界经理人”字样,“週刊”两字相对较小,显然意在突出使用“世界经理人”这一名称。

 

其次,“世界经理人”是文摘公司的在先注册商标及商标的显著性部分,并非通用词汇。文摘公司的杂志《世界经理人文摘》及《世界经理人》已经长期发行并获得一定知名度。

 

再次,作为同行业的竞争者,资讯公司理应对于文摘公司的在先杂志《世界经理人文摘》及《世界经理人》杂志有所了解,并应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混淆。事实上,如果资讯公司意欲表明其杂志的内容或者特点,完全可以选择近似程度更低的标志以避免混淆。事实却是,资讯公司并未采取必要措施予以避让,仍然选择在与文摘公司涉案两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完全相同的商品上使用基本相同或者极为近似的标识,明显超出了说明或客观描述商品特点所需要的限度。

 

最后,期刊名称同样可以起到区别商标来源的作用和功能。资讯公司在与文摘公司涉案两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完全相同的商品上使用基本相同或者极为近似的标识,容易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因此,资讯公司在其出版的杂志上突出使用“世界经理人”标志的行为不属于构成正当使用。

 

 


标签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近期浏览: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