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商标理论前沿

商标理论前沿

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称“不得作为商标”“地名具有其他含义“应作何种解释?

作者:何怀文
2022-01-17 22:15:36

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称“不得作为商标”应作何种解释,是同于第十条第一款“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即禁止注册并禁止使用,还是同于第十一条第一款“不得作为商标注册”?同时,该款规定之“地名具有其他含义”与第十一条第二款所称“获得显著特征”是否具备相同的规范含义?

石家庄商标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提示,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规定所称“不得作为商标“理应解释为与本条第一款”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具有相同的规范含义,而不应理解为第十一条第一款规定“不得作为商标注册“。地名标志描述商品特征时,不具有显著特征,依照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本身就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依照该条第二款经使用而取得显著特征就可以核准注册。如果将“其他含义”解释为经使用获得显著特征性质的“第二含义”,则第十条第二款等于重复第十一条的规定,没有独立的规范含义。[北京高晚“绛“案】指出,将包含地名的“商标申请注册时”,如果该商标整体上使社会公众首先联想到的不是该地名,而是“其他含义”,则可表明该商标的其他含义强于其所包含的地名含义。这表明,“其他含义”就是指非地理名称的含义,并非经使用取得之含义。此外,【北京高院”熊本豚骨”案】指出,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即便经使用具有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仍禁止作为商标使用。这一判决意见与【最高院“VONDUTCH”案】对外国国家名称的意见一致。同时,商标法第五十二条明确规定,“未注册商标违反本法第十条规定”,地方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制止并予以行政处罚,并没有区分第十条第一款和第二款。这些分析表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的法律性质与同条第一款都是为维护公共秩序,不同于第十一条。

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具有强于地名含义的“其他含义”可以核准为注册商标,这包括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此种地名名称本身就有地名之外的其他为相关公众普遍知悉的固有含义。“相关公众普遍知悉的固有含义”与地理位置可能完全没有关系,不会使得相关公众以为其描述商品的产地特性,通常可以核准为注册商标,比如【北京高院“大同弹簧”案】中的“大同”和【北京高院“新安”案】中的“新安”。反之,如果此种地名标识尽管具有“其他含义”但不为相关公众普遍知悉,因“其他含义”弱于地名含义就不得作为商标,比如【北京高院“米兰”案】中的“米兰”。地名含义与其他含义的强弱对比关系往往与标志所用的商品相关。比如,【北京高院“绛”案】中的“绛及图”图文组合商标,“绛”为该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其指定使用的商品为印章(印)、砚(墨水池)等,考虑到绛县为我国四大名砚之一“澄泥砚”的产地,相关公众在上述指定商品上一般会将被异议商标中的“绛”理解为“绛县”,故而“绛”用于砚台,地名含义就强于“其他含义”,不应予以注册。此外,“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虽然具有“相关公众普遍知悉的固有含义”,但该含义也与地理位置有关联,并可能使相关公众认为系对特定商品产地特性的描述,则该地名因为不具有显著特征而违反商标法第十一条,故而在相应的商品或服务上不应核准为注册商标。【北京知产法院“神龙架”案】即指出,地名标志带有的其他含义与地理位置有关联,可能使相关公众认为是描述指定商品的产地特性,无法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不应予以核准注册。

第二种情况,地名名称与其他构成要素组合使用,该标志整体上因此而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含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索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规定,商标标志由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和其他要素组成,如果整体上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含义,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不属于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所指情形。【北京高院“宝安全”案】指出,申请商标是由汉字“宝安全”构成的文字商标,其中首部二字“宝安”为深圳市下辖区,属于我国县级以上行政区划名称,尾部二字“安全”亦为固有词汇,结合申请商标指定使用的“报警器、电子防盗装置”等商品,相关公众更易识别出申请商标中的固有词汇“安全”,申请商标整体上形成了区别于地名的含义。可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索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六条与《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第8.10第三项并不相同,最高院规定认定整体上具有区别于地名的含义,而非北高规定认定的不能与地名区分,但经使用可以区分的。

最后,应当注意的是,商标法第十条第二款设有例外,即“已经注册的使用地名的商标继续有效”。为此,【北京知产法院“北京”案】中,因“北京及图”商标核准注册于2001年之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北京”经使用而取得显著特征,在现行商标法之下可以核准注册到指定商品“香烟”之上。又如,【最高院“哈尔滨小麦王”案】提到,“诉争商标已经通过增加其他构成要素等方式,保持了与地名之间的必要距离。相关公众在看到诉争商标时,不再因此而产生地理位置上的联想,也不会影响其他社会公众使用地名的表达自由,进而避免了诉争商标申请人借助商标申请和注册行为不正当地挤占公共资源的可能性”。

摘自《商标法注释书》何怀文著


标签

近期浏览: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