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实务研究

实务研究

企业字号或者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被他人抢注如何处理?

作者:王现辉律师
2022-03-12 18:07:05

石家庄商标律师

实践中一些企业或者个人利用与商标在先使用人或者在先字号使用人的的特定关系而恶意抢注该商标或者企业字号的现象时有发生,如在订立合同过程或者合作过程中知悉他人已经使用的未注册商标或者企业字号而抢先注册等,严重损害了商标在先使用人或者在先企业字号主体的权益。为了有效遏制此类恶意抢注行为,《商标法》第15条第2款规定:“就同一种商品或者迷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与他人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申请人与该他人具有前款规定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而明知该他人商标存在,该他人提出异议的,不予注册。”

对于《商标法》第15条第2款当中的”其他关系“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6条规定:“以下情形可以认定为商标法第十五条第二款中规定的‘其他关系”:(一)商标申请人与在先使用人之间具有亲属关系:(二)商标申请人与在先使用人之间具有劳动关系:《三》商标中请人与在先使用人营业地址邻近:(四)商标申请人与在先使用人曾就达成代理,代表关系进行过磋商,但未形成代理、代表关系:(五)商标申请人与在先使用人曾就达成合同、业务往来关系进行过磋商,但未达成合同、业务往来关系。”可见,只要存在合同、业务往来关系即便双方最终未达成合作或者存在亲属关系、劳动关系,营业地址邻近等情形,均可以认定明知他人商标存在。2013年修订《商标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对于其他特定关系人的范围,在尽可能限度内对在先权利给予保护。

需要注意的是,《商标法》第15条第2款规定被抢注的是他人未注册商标。该条款使用了“未注册商标”一词,未像该法第32条那样使用“在先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两种表述是否具有相同含义?未法册商标是否就是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立法者使用该不同揩辞的用意何在?如果不要求未注册商标具有一定影响,是否意味着《商标法》第15条第2款降低了未注册商标的要求而加强了对其进行的保护?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是否意味着只要有证据可以证明申请人明知他人商标或者企业字号存在而不必考虑未注册商标或者企业字号的知名度,而一概不予注册呢?

笔者认为,《商标法》第15条第2款规定“未注册商标”亦须具有一定影响,原因有两点。首先,不具有一定影响的标志实质上还不能构成未注册商标,也即尚不具有商品来源识别的意义,不能受商标保护。其次,《商标法》第15条第2款规定了关系人的范围,即“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者其他关系”,该关系本身比较宽泛,同时也是对知悉人的一种限定。相对于《商标法》第32条后段规定而言,该规定对于特定关系的要求,已经降低了在先使用人的举证责任,不能仅凭注册人事先知晓被抢注商标就一概不予以注册。

但是,对于《商标法》第15条第2款规定“未注册商标”“有一定影响”举证要求不宜过高。对于“有一定影响”的证明要求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适可而止。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审理指南》(2019年4月24日)对于“有一定影响”的判断的规定,当事人举证证明其在先未注册商标的知名度足以使诉争商标申请人明知或者应知该商标存在的,可以认定构成“有一定影响”。当事人提交在先未注册商标的持续使用时间、区域、销售量或者广告宣传等证据,足以证明该商标为一定范围的相关公众所知晓的,可以认定构成“有一定影响”。另外,在商标申请人恶意明显的情况下,可以适当降低对“有一定影响”的举证要求。

与上述情形相类似,司法实践中对于恶意将他人企业商号抢注商标的行为,法院有时适当降低对在先商号知名度的要求。对于在先商号权益的保护,应当考虑在先商号的知名度情况,但如果根据现有证据能够证明,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人在提出商标注册申请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人的在先商号,即使该在先商号在全国范围内尚不具有较高的知名度,从遏制不正当竞争的角度出发,亦应当认定该诉争商标的注册损害了他人基于在先商号而享有的相关权益。司法实践中,在先商号权的商誉及影响力足以覆盖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范围且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时构成损害他人在先权利。他人的在先商号权属于一种在先权利,但关于是否构成损害他人在先商号权的认定,应以系争商标的注册与使用是否容易导致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致使在先商号权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为要件。若他人在先商号权的商誉及影响力足以覆盖至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商品或服务的范围,则应当认定构成混淆,损害了他人的在先权益。

例如,在曲阜市孔府酒坊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孔府酒坊公司)与商标评审委员会、曲阜孔府家酒酿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孔府家酒公司)“孔府酒坊”商标异议复审行政纠纷一案中(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5)高行(知)终字第411号行政判决书,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一中知行初字第6432号行政判决书。)二审法院认为,孔府酒坊公司成立于1995年,“孔府酒坊”为其商号。被异议商标由中文“孔府酒坊”构成,于2009年申请注册在第33类酒等商品上,其与孔府酒坊公司在先使用的商号完全相同。虽然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孔府酒坊公司的商号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高知名度,但作为住所地同在山东省曲阜市的同行业企业,孔府家酒公司应当知晓孔府酒坊公司的企业名称;孔府家酒公司在原审期间提交的证据也已证明,在被异议商标申请注册前,孔府家酒公司曾与孔府酒坊公司发生过诉讼纠纷,知晓孔府酒坊公司的企业名称和经营情况,在此情况下,孔府家酒公司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的行为,损害了孔府酒坊的在先权益依法不应予以核准。

石家庄商标律师提示,为防止企业字号或者在先使用的未注册商标被他人抢注,及时注册商标比什么都重要。

标签

近期浏览: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