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传真

案件传真

代理手记|从“六个核桃”不正当竞争案看商品包装、装潢权益的保护边界

作者:王现辉 田雨昕
2022-03-23 15:48:04

代理手记|从“六个核桃”不正当竞争案看商品包装、装潢权益的保护边界

裁判要旨:针对含有商标标识的商品包装、装潢,其单一元素能否成为正当的竞争利益,需要考虑商标标志与装潢元素的关系。如单一包装元素均是围绕商标来构思,其包装、装潢的整体颜色、包装外形均与商标标志相关,则保护的范围应仅限于商标标识,其权利范围并不能外溢延至包装、装潢。

一、案情介绍

【案情简介】

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元公司”)是国内核桃乳饮料行业的领军企业,旗下主营产品为“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经长期的商标使用及宣传,“六个核桃”已被认定为驰名商标。此外,养元公司先后为“六个核桃”设计了“蓝罐奶花飘带图”、“奶花篮筐祥云图”、“六个核桃六六大顺贺岁图”、“蓝罐奶花飘带复合图”等图案并将其进行了著作权登记备案。

河北奥杰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杰公司”)为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和品牌建设于一体的食品企业,旗下商品包括“养生核桃”核桃乳饮品。2021年12月,养元公司以奥杰公司使用的“养生核桃”包装、装潢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诉至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奥杰公司停止使用其包装、装潢并赔偿养元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50万元。

【争议焦点】

奥杰公司的核桃乳饮品“养生核桃”(以下简称“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构成对养元公司“六个核桃”的不正当竞争?

(1)养元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六个核桃”包装、装潢是否属于《反法》规定的“有一定影响商品的包装、装潢”?

(2)如前者属于反法的保护对象,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与“六个核桃”的包装、装潢构成近似?

【审判结果】

本案以原告养元公司撤诉告终。

二、案例分析

本案为一起典型的包装、装潢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

经威科先行法律数据库初步检索发现,养元公司涉及的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件已经达到500多件,且一审均判决养元公司胜诉。在大数据对被告如此不利的情形下,王现辉、田雨昕律师在接受被告奥杰公司的委托后,广泛而深入地了解案件事实,进行了全面答辩和多轮质证。相关意见如下:

(一)针对养元公司依据“六个核桃”商标权及“蓝罐奶花飘带图”等进行备案的美术作品提起的包装、装潢不正当竞争

l  养元公司对于在起诉状和证据中提及的“六个核桃”商标、进行备案登记的美术作品应当依据《商标法》和《著作权法》进行保护,其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缺乏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当前经济形势下知识产权审判服务大局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明确指出“妥善处理专利、商标、著作权等知识产权专门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反不正当竞争法补充性保护不能抵触专门法的立法政策,凡专门法已做穷尽规定的,原则上不再以反不正当竞争法做扩展保护。”据此,《反不正当竞争法》对知识产权提供的是有限的补充保护,即在专门法已做穷尽规定的情况下,不能再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因此,在本案中,养元公司对于在起诉状和证据中提及的第10833322号和第5127315号“六个核桃”商标、进行作品版权登记的“蓝罐奶花飘带图”、“奶花篮筐祥云图”、“六个核桃六六大顺贺岁图”、“蓝罐奶花飘带复合图”等在没有证据证明商品包装、装潢使用上述美术作品的情况下,应当依据《商标法》和《著作权法》来进行保护,其通过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缺乏法律依据。

l  养元公司未能举证证明其具体保护的包装、装潢的样式,缺乏提起不正当竞争诉讼的权利基础

包装、装潢混淆行为的构成要件:(1)他人使用的包装、装潢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包装装潢;(2)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权利人的商品包装装潢构成相同或者近似。即在认定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权利人的商品包装装潢是否构成相同或者近似时,首先需要权利人先举证证明其使用和保护的包装和装潢权利基础应当是明确的、特定的,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权利人的包装、装潢是否有一定影响以及双方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构成近似的判定。

具体到本案,养元公司在起诉状的事实与理由部分只是笼统地提到将“蓝罐奶花飘带图”、“奶花篮筐祥云图”、“六个核桃六六大顺贺岁图”、“蓝罐奶花飘带复合图”作为养元公司产品的包装、装潢,却并未明确具体使用和保护的样式。另外,养元公司在提交的证据中出示了“六个核桃”商品的多种多样的包装、装潢,但并未明确其提起诉讼所依据的某一种或几种具体保护的包装装潢样式,因此养元公司提起的不正当竞争诉讼缺乏根本的权利基础

(二)针对养元公司在证据中提到的2012年被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认定为“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的鲁豫款包装

l  针对养元公司多年不使用的鲁豫款包装、装潢,不能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

经汇总和梳理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其关于“六个核桃”商品使用的包装、装潢如下:

石家庄商标律师


根据《商标法》规定,注册商标连续3年不使用即应当被撤销,该制度的原则是为了保护市场中其他主体对已经不再使用的注册商标的合理使用,即如果权利人放弃商标权,不再继续使用,也就不能排斥其他人继续使用该商标,商标被撤销后便成为公共资源,可以由任何人合理使用、合理注册。举重以明轻,包装与装潢实质为未注册商标,同样可以参考上述制度,即如果旧的包装、装潢超过三年不使用,表明权利人主动放弃了对该包装、装潢的保护,则该包装、装潢也不能够继续排斥市场中其他主体进行使用,同理不应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否则将会导致资源的浪费和不公。另外,关于“六个核桃”所保护的包装、装潢是否在近三年有使用行为的举证责任在养元公司,否则其应承担不利后果。

(三)奥杰公司使用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的行为未构成不正当竞争

l  养元公司所保护的包装装潢未构成“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可知,是否构成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应同时满足两个条件:(1)使用的包装、装潢具有显著特征,非相关商品所通用;(2)该特征基于长期使用,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像授权性商业标识一样起到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作用,即达到未注册商标的力度。具体到本案,包装、装潢需进行长期使用,能够达到识别商品和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才可以落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的保护范围。而互联网检索,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品使用过的包装、装潢有数十种,其包装装潢在持续变化,唯 一不变的仅仅是“六个核桃”四个字。因此养元公司对于“六个核桃”包装、装潢并未进行稳定的、长期的使用行为,无法证明其未使用的包装、装潢已经具有一定的影响。

商品的包装、装潢只有经过长时间的稳定使用和宣传才能在消费者心中建立起稳定的联系,才能使消费者在看到包装时,不用刻意留意产品的商标或者品牌便能识别其来源。例如市场中的茅台酒包装、费列罗包装等,均是由于多年的稳定使用才达到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但由于养元公司的“六个核桃”的商品包装、装潢一直在变化,其产品的包装、装潢并非长期持续使用,因此养元公司所保护的包装装潢未构成“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l  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所保护的包装、装潢未构成近似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视为足以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认定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可以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即判断双方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构成近似,不仅要将两种包装、装潢在整体上进行比对,同时也要将包装装潢的主要部分进行比对,最后在隔离状态下,判断是否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

在对比前,需要明确的是,养元公司的包装、装潢使用的核桃、奶花等元素为核桃乳制品的通用图案,本身元素不具有显著性,因此应着重对元素的具体设计、元素排列进行比对。

由于养元公司并未明确其具体保护的包装、装潢的样式,2017年之前原有的包装、装潢因超过三年未使用,不具备比对的基础,故奥杰公司就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提供的“六个核桃”在2019年使用的包装、装潢对比如下:

石家庄商标律师

通过上述整体对比可知,被诉侵权商品与养元公司主张保护的“六个核桃”饮品的包装、装潢仅限于双方在产品的手提袋、包装箱及罐体上使用了蓝白颜色,其他要素均不相同,双方在视觉效果及整体外观上区别明显,因此双方的包装、装潢不构成相同或近似。

局部比对下,双方的包装、装潢中醒目且占据较大比例的部分为文字部分。其中,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的主要识别部分为文字“养生核桃”,而养元公司的包装、装潢的主要识别部分在于文字“六个核桃”,两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最后在隔离状态下,由于养元公司养元公司的包装、装潢并未有显著特征,且乳类饮品市场颜色搭配通常为蓝白色,因此市场上的消费者在购买核桃乳饮品时根本不会注意包装的颜色搭配或是某些设计要素,相反会留意包装的文字部分。而双方文字部分“六个核桃”与“养生核桃”既不相同也不近似,具有明显区别,因此相关公众在看到被诉侵权商品时不会将其误认为来源于养元公司或者认为该产品与养元公司的“六个核桃”存在关联,即本质上二者存在明显区别,不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误认。

l  经类案检索发现,最高院再审的多个案例均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不会引起混淆误认

序号

案号

审级

法院观点

裁判结果

1

(2019)赣民终670号

二审

养元公司的第16130852号、第16130851号立体商标形状不具有显著特征,色彩的识别性不强,很难使相关公众根据其形状、色彩来认定商品的来源具有唯 一性,故比对双方商标亦应侧重于比对文字。将被诉侵权包装上的标识与养元公司第16130852号、第16130851号立体商标比对,两者文字区别明显,相关公众对两者商品的来源不易产生混淆,不应认定为近似商标。因此,佳佳好副食店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未侵害养元公司第16130852号、第16130851号立体商标专用权。同理,也不能认定两者为商品名称、包装、装潢近似。因此,佳佳好副食店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既不侵害养元公司第16130852号、第16130851号立体商标专用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一、撤销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赣07民初37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2020)最高法民申2294号

再审

被诉侵权商品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且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显著位置的文字、图片均与涉案包装、装潢有所不同。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由于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相关公众能够区分,不会引起混淆误认的事实,养元公司关于涉案包装、装潢应获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主张不能成立。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2

(2019)鄂知民终206号

二审

1.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包装、装潢”。……从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来看,首先,养元公司“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多次变化……既有罐体上有形象代言人头像,也有罐体上无形象代言人头像,其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并非长期持续使用。其次,养元公司在2012年、2013年在中央电视台进行广告宣传以及在《中国工商报》上进行广告宣传的产品包装、装潢均与本案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不同,无法证明养元公司对本案主张的包装、装潢的产品进行过大量持续地广告宣传。最后,“六个核桃”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以及企业获奖证书等证据仅能证明其商标及企业的知名度,与其“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是否经过使用而具有一定影响也并无直接关联。

2.被控侵权“养生核桃”核桃乳产品所使用的包装、装潢不足以导致相关公众误认。本案中,养元公司主张的“六个核桃”核桃乳的包装、装潢与被控侵权“养生核桃”核桃乳的包装、装潢均由图案设计加文字部分组合而成。相对于包装、装潢中的其他部分而言,文字部分对于相关公众更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因此,尽管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在整体色彩搭配及设计布局等方面近似,但由于两者包装、装潢中文字部分的内容明显不同,故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可以将两者区别开来,不会将“养生核桃”核桃乳产品误认为“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或认为“养生核桃”核桃乳产品与养元公司存在特定联系。

一、撤销湖北省十堰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鄂03民初371民事判决;

二、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2020)最高法民申2295号

再审

养元公司为证明其六个核桃包装、装潢经过使用具有一定影响提交的证据,或者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或者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或者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其所提交的《中国食品报》上进行广告宣传的产品包装、装潢与本案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亦有不同,因此,养元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养元公司主张的涉案包装、装潢经过使用具有一定影响,养元公司据此要求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主张不能成立。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3

(2020)最高法民申2305号

再审

被诉侵权商品的罐体、手提袋与涉案包装、装潢的文字、图案及整体视觉效果都有差异。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箱与涉案包装、装潢的包装箱涉案包装、装潢的包装箱与被诉侵权商品使用的包装盒相比,两者在显著位置使用的文字、图片存在差别。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且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显著位置的文字、图片均与涉案包装、装潢有所不同。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由于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相关公众能够区分,不会引起混淆误认,因此养元公司关于涉案包装、装潢应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主张不能成立。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4

(2020)最高法民申2364号

再审

将涉案包装、装潢的手提袋与被诉侵权商品使用的手提袋包装相比,两者的形状、配色以及图形的元素相近。但两者在主视图显著位置的蓝底白字存在差别,养元公司的手提袋立体商标为“六个核桃”、被诉侵权商品为“核桃花生露”,养元公司在罐体显著位置标示“养元”标识,而被诉侵权商品的文字与之不同。此外,被诉侵权商品手提袋的主视图中的元素虽然与养元公司的手提袋立体商标相近,但两者的表现手法和整体视觉效果均有差异。将涉案包装、装潢的包装箱与被诉侵权商品使用的包装盒相比,两者在显著位置使用的文字、图片存在差别,广告语的位置也有所不同。因此,被诉侵权商品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显著位置的文字、图片均与涉案包装、装潢有所不同。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由于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相关公众能够区分,不会引起混淆误认。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5

(2020)最高法民申2365号

再审

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且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显著位置的文字、图片均与涉案包装、装潢有所不同。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由于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相关公众能够区分,不会引起混淆误认。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6

(2020)最高法民申3021号

再审

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箱与涉案包装、装潢的包装箱涉案包装、装潢的包装箱与被诉侵权商品使用的包装盒相比,两者在显著位置使用的文字、图片存在差别。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且被诉侵权商品的包装、装潢显著位置的文字、图片均与涉案包装、装潢有所不同。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根据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由于被诉侵权商品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差异,相关公众能够区分,不会引起混淆误认。

驳回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本案与(2019)鄂知民终206号案件类似,养元公司主张的“六个核桃”核桃乳的包装、装潢与被控侵权“养生核桃”核桃乳的包装、装潢均由图案设计加文字部分组合而成。相对于包装、装潢中的其他部分而言,文字部分对于相关公众更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故虽然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在整体色彩搭配等方面近似,但由于两者包装、装潢中文字部分以及各图形要素设计明显不同,故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可以将两者区别开来,不会将“养生核桃”产品误认为“六个核桃”产品或认为“养生核桃”产品与养元公司存在特定联系

庭审中,养元公司在笔者的要求下明确了“六个核桃”包装、装潢保护的具体样式(以下简称“涉案包装、装潢”),并提出如下主张:

(1)涉案包装、装潢的样式相较原鲁豫款样式,仅删除了代言人,双方存在权利基础过渡关系;

(2)涉案包装、装潢一直在持续使用,构成“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为查明案件事实,法院要求原告庭后补充涉案包装、装潢在2019-2021年期间的使用证据)

(3)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样式与涉案包装、装潢样式构成近似;

(4)奥杰公司提供的最高院类案判决并未进行全面检索,养元公司提交了(2019)最高法民申3177号判决,其中最高院支持了养元公司的主张。

石家庄商标律师原创|“海底捞”诉“小放牛”商标侵权案背后的法律知识


(涉案包装、装潢样式)

对此,奥杰公司答辩意见如下:

l  养元公司在庭审中提出涉案包装、装潢样式较旧款(原鲁豫款样式)仅删除了代言人头像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涉案包装、装潢样式为全新样式,并不存在包装、装潢权利基础过渡的事实

涉案包装、装潢样式与原鲁豫款包装样式对比如下:

石家庄商标律师原创|“海底捞”诉“小放牛”商标侵权案背后的法律知识

首先,由上述对比可知,涉案包装样式与鲁豫款相比,除无代言人头像区别外,(1)对于手提袋,双方在蓝色飘带形状设计飘带颜色核桃壶设计(鲁豫款无核桃壶)等方面完全不同。(2)对于罐体,双方在核桃壶以及核桃仁设计(本案主张的新款无核桃仁设计)奶花形状设计罐体上部分蓝色边框的比例罐体底部蓝黄边框的颜色以及形状“六个核桃”商标右侧的商品名称及文字的设计排列等完全不同。因此并非如原告所述,新包装是由于与前代言人陈鲁豫的合约到期,故只删除了陈鲁豫的照片那样简单。相反,涉案包装、装潢样式与陈鲁豫款区别明显,两者之间并不具有关联性。

其次,《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包装、装潢并不存在权利基础过渡的规定。试想,如允许包装、装潢存在权利基础过渡,则包装、装潢将脱离具体商品,而处于不确定状态,将导致《反法》所指的“有一定影响包装、装潢”的权利基础无法确定,势必导致法律适用错误

因此,原告在庭审中提出涉案包装、装潢样式较原陈鲁豫款样式仅删除了代言人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相反,新旧款包装区别明显,并不具有关联性。因此涉案包装、装潢样式实则为全新的包装样式,并不存在任何过渡性权利基础。

l  涉案包装、装潢样式并未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1.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包装、装潢样式与涉案包装、装潢样式差异巨大,仅在配色上相似,但相似部分并不具有显著特征,故相似部分不应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

被诉侵权产品包装样式与涉案包装样式对比如下:

石家庄商标律师原创|“海底捞”诉“小放牛”商标侵权案背后的法律知识

由上述对比可知,对于手提袋,双方样式仅在手提袋红色背景蓝色飘带元素上存在相似。对于罐体,双方仅在罐体上下的边框颜色、文字背景的图案颜色存在相似。为更直观,现隐去双方的差异部分,相似之处见下表。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在商超、零售店的实际销售中,手提袋并不放在显著识别商品的位置,而通常消费者在选购完商品后,手提袋才作为方便消费者携带商品的容器出现。即由于该手提袋出现时间在商品选购完毕之后,因此该手提袋不具有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

其次,由上表也看出,双方的相似部分仅是手提袋中的飘带元素及包装的颜色。但手提袋使用飘带元素及红蓝背景色、罐体使用蓝白颜色均为乳类饮料的通用设计,并不具有可识别性和显著性,因此不应受到保护。如目前承德露露旗下的“露露杏仁露果仁核桃露”、“露露杏仁露”、王老吉旗下的“大寨核桃露”均采用了上述通用包装颜色

石家庄商标律师原创|“海底捞”诉“小放牛”商标侵权案背后的法律知识

再次,在“六个核桃”包装、装潢涉诉案件中,最高院观点(详见下表)均表明,对于构成包装、装潢的颜色、图案、材料等通用元素,市场经营主体均可以自由使用……双方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为通用设计图案,故不具有可识别性。因此双方相似部分不应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

案号

法院认定

(2017)最高法民申3918号

本院认为,对于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的保护,是基于一般消费者对商品包装、装潢整体视觉效果的判断,对于构成包装、装潢的颜色、图案、材料等通用元素,市场经营主体均可以自由使用,但不能在整体视觉效果上与他人知名商品特有的包装、装潢近似,从而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

(2020)最高法民申2294

养元公司图文组合商标中的蓝色底纹是装饰性图案,不具有显著特征……被诉侵权产品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

(2020)最高法民申2305号、(2020)最高法民申2365号、(2020)最高法民申3021号

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养元公司的涉案包装、装潢仅商品包装外形及配色相近,但涉案包装的外形是此类商品常见方式……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

2.包装、装潢需进行长期使用,能够达到识别商品和服务来源的作用,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才可以落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的保护范围,由于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品的包装多年来频繁发生变化,因此涉案包装、装潢并不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1)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品的包装、装潢样式一直在频繁变化,尤其对于涉案包装、装潢而言,养元公司并未进行稳定的、长期的使用行为,因此未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经网络查询养元公司在各大卫视投放的“六个核桃”宣传片发现,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商品的包装、装潢一直在频繁变化,且养元公司对于涉案包装、装潢(2017年包装、装潢样式)仅使用了一年,并未进行长期、持续、稳定的使用行为,因此涉案包装、装潢并未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2)根据类案检索,各高院、最高院对于未长期稳定使用的包装均认定不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各高院、最高院对于“六个核桃”未长期使用的包装认定如下:

案号

法院认定

(2019)鄂知民终206号

首先,养元公司“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多次变化,既有罐体上有形象代言人头像,也有罐体上无形象代言人头像,养元公司对本案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并非长期持续使用。其次,在广告宣传方面,养元公司虽然举证证明其通过电视台及报纸等对“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进行广告宣传,但其2012年、2013年在中央电视台进行广告宣传以及在《中国工商报》上进行广告宣传的产品包装、装潢均与本案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不同,无法证明养元公司对本案主张的包装、装潢的产品进行过大量持续地广告宣传。最后,养元公司提交的“六个核桃”被认定为驰名商标以及企业获奖证书等证据,仅能证明其商标及企业的知名度,与其“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是否经过使用而具有一定影响也并无直接关联。综上,本院认为,养元公司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在本案中主张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经过长期使用及大量广告宣传已被相关公众熟知并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无法认定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包装、装潢”。

(2020)最高法民申2295号

养元公司为证明其六个核桃包装、装潢经过使用具有一定影响提交的证据,或者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或者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或者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其所提交的《中国食品报》上进行广告宣传的产品包装、装潢与本案所主张的产品包装、装潢亦有不同,因此,养元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养元公司主张的涉案包装、装潢经过使用具有一定影响

(2020)最高法民申2305号、(2020)最高法民申2365号、(2020)最高法民申3021号

涉案包装、装潢的部分使用证据仅指向“六个核桃”文字商标,不能显示涉案的包装、装潢,部分使用证据指向养元公司而非其产品,因此,在案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具有较高知名度。

综上,由于双方包装、装潢的相似部分并不具有可识别性,缺乏显著特征,因此相似部分不应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加之“六个核桃”的包装、装潢一直在进行变化,养元公司对于涉案包装、装潢并未进行长期、稳定的使用,因此涉案包装、装潢并不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l  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包装、装潢样式与涉案包装、装潢样式未构成近似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在相同商品上使用相同或者视觉上基本无差别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应当视为足以造成和他人知名商品相混淆。认定与知名商品特有名称、包装、装潢相同或者近似,可以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即判断双方使用的包装、装潢是否构成近似,不仅要将两种包装、装潢在整体上进行比对,同时也要将包装装潢的主要部分进行比对,最后在隔离状态下,判断是否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

具体到本案,双方包装样式对比如下:

石家庄商标律师原创|“海底捞”诉“小放牛”商标侵权案背后的法律知识

根据双方的包装、装潢在隔离状态下对比,可知双方存在明显区别:

手提袋包装、装潢对比


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

涉案包装、装潢样式

包装、装潢描述

背景为红色,中间印有“养生核桃”四字;左上角为商标“极智”;左下方为剥开的花生仁;右下方为形象代言人张璇。

背景为红色,中间印有“六个核桃”商标;左侧为宣传语“经常用脑,常喝六个核桃”;左上角为商标“养元”;右下方为核桃壶及蓝色飘带图。

相似之处

均使用红蓝作为主色。

不同之处

汉字“养生核桃”与“六个核桃”不同。

左上角的商标不同。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为“极智”;而涉案包装为“养元”。

核桃元素的设计及外观不同。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为一个完整的核桃及一颗核桃仁,另还有绿叶点缀其中;而涉案产品包装为核桃壶设计。

双方飘带的设计及颜色组成不同。被诉侵权产品飘带为扁平化设计,且只有蓝色主色调;而涉案产品包装飘带为立体设计,黄蓝相间色调。

双方宣传标语不同。被诉侵权产品手提袋包装上无宣传标语;涉案产品包装上印有宣传标语“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

⑥被诉侵权产品手提袋包装上印有代言人照片,而涉案产品包装上无任何人物照片。

 

罐体包装、装潢对比


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

涉案包装、装潢样式

包装、装潢描述

中间为“养生核桃”文字;左下角为核桃仁、绿叶、溅起的奶花图案;右下方为形象代言人张璇。

中间为“六个核桃”文字;左下角为核桃壶及向下流的奶花图案。

相似之处

罐体上下边缘均使用了蓝色底色。

不同之处

汉字“养生核桃”与“六个核桃”不同。

左上角的商标不同。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为“极智”;而涉案包装为“养元”。

核桃元素的设计及外观不同。被诉侵权产品核桃设计为两颗剥开皮的核桃、绿叶和花生的组合;而涉案包装核桃设计为核桃壶。

奶花设计不同。被诉侵权产品包装上奶花占据较小比例,设计为向上溅起;而涉案包装奶花占据了大面积比例,占据了整个背景图案,设计为向下垂落。

被诉侵权产品手提袋包装上印有代言人照片,而涉案产品包装上无任何人物照片。

通过上述整体对比可知,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商品的包装、装潢仅限于双方在产品的包装上使用了相同颜色,其他要素均不相同,双方在视觉效果及整体外观上区别明显,因此双方的包装、装潢不构成相同或近似。

局部比对下,双方的包装、装潢中醒目且占据较大比例的部分为文字部分。其中,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的主要识别部分为文字“养生核桃”,而涉案包装、装潢的主要识别部分在于文字“六个核桃”,两者既不相同也不近似。

最后在隔离状态下,由于原告养元公司的包装、装潢并未有显著特征,且乳类饮品市场颜色搭配通常为蓝白色,因此市场上的消费者在购买核桃乳饮品时根本不会注意包装的颜色搭配或是某些设计要素,相反会留意包装的文字部分。而双方文字部分“六个核桃”与“养生核桃”既不相同也不近似,具有明显区别,因此相关公众在看到被诉侵权产品时不会将其误认为来源于养元公司或者认为该产品与养元公司的“六个核桃”存在关联,即本质上二者存在明显区别,不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误认。

综上,被诉侵权产品使用的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不构成近似,不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因此奥杰公司使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的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l  养元公司提交的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3177号与本案事实不同,不具有参考性

养元公司提交的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民申3177号案件材料与本案事实不同,不具有参考性,主要原因为:

1.一审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浙07民初796号民事判决中认定“在相同的位置使用的包装、装潢都为:第一、两者的手提袋的装潢都以蓝红作为主色调,以大红作为底色,前后左右四面中间均有一个底色为蓝色的竖轴图形,图形中间内嵌白色文字;前后右下方为一半身女性肖像;第二、两者的包装盒的装潢以蓝白为主色调;正上方有一个罐体、核桃乳花、蓝色飘带组合而成的蓝罐乳花飘带图,罐体向左倾斜,罐体外围有一蓝色飘带飘过,延伸至正面上方,在飘带与罐体之间有溅起的乳花;前后方中间有一横放的蓝色图形,中间镶嵌白色文字,包装盒的右下方有一半身女性肖像;第三、两者的饮料罐罐体前后两面中间为蓝色竖轴图形,图形内为白色、竖版文字,竖轴左侧为竖版的宣传语,两个竖轴之间有产品配料、制造商、营养成分表等产品信息。”由此可知,被诉侵权产品比对的基础为旧款包装、装潢(陈鲁豫款包装、装潢),与本案比对基础完全不同,因此不能当作类案参考

2.二审(2017)浙07民初796号案件中,被诉侵权方的上诉理由为“(1)被诉侵权方不是被诉侵权产品的生产者;(2)一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本案一审合议庭部分成员曾经参与过(2016)浙07民终5281案件的审理,对案件事实先入为主,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应当回避而未回避。”再审(2019)最高法民申3177号案件中,再审理由为“(1)被诉侵权方适用的包装、装潢已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并获得授权,这表明本案所涉包装、装潢不存在任何侵权行为;(2)原审法院判决再审申请人赔偿养元公司100万元,缺乏法律依据,且显失公平;(3)一审法院程序违法,在开庭时更换合议庭成员却未提前通知,且合议庭部分成员曾经参与过(2016)浙07民终5281号案件的审理,对案件事实先入为主,与本案存在利害关系,应当回避而未回避。”二审、再审中均没有提及养元公司主张涉案包装、装潢的权利基础,也并未对双方的包装、装潢进行比对。尤其在再审中,被诉侵权方的再审理由系以在后的外观设计专利抗辩、赔偿数额是否过高、程序是否违法的问题,故最高人民法院在(2019)最高法民申3177号裁定书中也仅对上述三个再审理由进行了审查,并涉及养元公司主张涉案包装、装潢的权益具体形式等根本问题。所以,养元公司主张的上述最高人民法院裁定书不具有参考性

l  奥杰公司提交的类案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295号、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鄂知民终206号】具有很强的参考性,其中,最高院针对养元公司主张“有一定影响商品包装、装潢”的权益具体形式是否成立的最 新裁决表明了最高院明确的观点

1.奥杰公司提交的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295号、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鄂知民终206号类案判决中,一审(2018)鄂03民初371号案件中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与本案实质相同

一审(2018)鄂03民初371号案件证据与本案对比:

(2018)鄂03民初371号案件中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与本案证据比对

(2018)鄂03民初371号案件养元公司证据

本案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

证据一:(2017)成证内经字第12165号公证书;

证据二:(2017)成证内经字第12166号公证书;

证据三:(2014)衡桃证字第1977号公证书及所附的中国饮料工业协会证明;

证据四:(2014)衡桃证字第1978号公证书及所附的中国饮料工业协会证明;

证据五:(2017)成证内经字第2196号公证书、第16130852号包装盒立体图商标注册证明;

证据六:(2017)成证内经字第2197号公证书、第16130851号包装盒立体图商标注册证明。

证据一至六拟证明原告系“六个核桃”商标注册权人,“六个核桃”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种类为32类。

证据一:(2014)衡桃证字第1978号公证书;

证据二:(2014)衡桃证字第1977号公证书。

证据七:(2014)衡桃证字第1979号公证书及所附的中国饮料工业协会证明。

证据七拟证明原告系“养元”注册商标权人,“养元”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种类为32类。

-

证据八:(2017)成证内经字第12164号公证书、第15440904号商标注册证。

证据八拟证明原告系“养元智汇”注册商标权人,“养元智汇”商标核定使用商品种类为32类。

-

证据九:(2015)衡桃证字第572号公证书。

证据九拟证明原告的“六个核桃”商标已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在中国为相关公众熟知,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及经济价值。

证据十六:(2015)衡桃证字第572号公证书。

证据十:衡水经济开发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证明;

证据十一:《中国工商报》。

证据十、十一拟证明原告生产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为知名商品、所使用的包装装潢为其特有的知名产品的包装装潢并受法律保护。

证据三:(2015)衡桃证经字第576号公证书《中国工商报》。

证据十二:(2015)衡桃证字第574号公证书;

证据十三:(2017)成证内经字第2198号公证书。

证据十二、十三拟证明:1.“六个核桃”植物蛋白饮料产销在全国同行业中排名在2013年、2014年分别位居第三位、第一位;2.原告被国家八部委联合审定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3.“六个核桃”植物蛋白饮料在同类型产品中处于优势地位且具有极高的商誉,受到广大消费者欢迎。

证据十四:(2015)衡桃证字第574号公证书;

证据十五:(2017)成证内经字第2198号公证书。

 

证据十四:(2017)成证内经字第42611号公证书;

证据十五:(2017)成证内经字第42612号公证书;

证据十六:(2017)成证内经字第42613号公证书;

证据十七:关于原告投放央视广告播放的情况说明;

证据十八:《中国食品报》;

证据十九:《中国税务报》。

证据十四至十九拟证明原告对“六个核桃”核桃乳商品进行了大量、持久的广告宣传,已为广大公众知晓及产品的相应包装装潢情况。

证据四:(2016)成证内经字第42611号公证书;

证据五:(2016)成证内经字第42613号公证书;

证据六:(2016)成证内经字第42612号公证书;

证据七:(2018)川成证经字第20144号“2017年度央视广告合同”;

证据八:(2018)川成证经字第20143号“2018年度央视广告合同”;

证据九:关于原告投放央视广告播放的情况说明;

证据十:关于原告投放天津卫视广告播放的情况说明。

证据二十:(2018)鄂琴台内政字第13615号公证书。

拟证明:1.涉案产品包装装潢与原告的“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包装装潢近似,被告销售涉案产品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2.被告销售涉案商品的行为侵犯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证据十八:(2021)浙台合证字第1743号公证书、可信时间戳认证证书网页信息。

证据二十一:公证费发票。

拟证明原告为维权支出的公证费等合理费用。

证据十九:公证费发票。

根据上述比对,本案中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与(2018)鄂03民初371号案件中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几乎相同,因此(2018)鄂03民初371号一审案件、(2019)鄂知民终206号二审案件、(2020)最高法民申2295号再审案件具有很强的参考性。

2.二审、再审最 新裁判中,表明了最高院鲜明的观点

在养元公司提起的众多不正当竞争案件中,支持被诉侵权方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所有判决均没有仔细、认真地研究过养元公司“六个核桃”包装、装潢的演变经历。实际上,养元公司提交的“六个核桃”产品构成知名商品的依据为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中国饮料工业协会证明养元公司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在2013-2014年位居全国饮料销售量前列;养元公司2012-2016年连续多年在中央电视台的多个频道播出“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广告;养元公司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先后获得“河北省著名商标”、“消费者信赖的知名品牌”以及国家工商总局关于“驰名商标”的认定。前述证据知名度指向的包装、装潢均是2012年至2017年带有陈鲁豫头像的包装、装潢,而非本案养元公司主张的包装、装潢,因此前述证据的证明力不延及本案的包装、装潢。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鄂知民终206号民事判决、最高人民法院(2020)最高法民申2295裁定思路非常清晰:

(1)养元公司主张的包装、装潢并非《中国工商报》于2013年4月17日刊登了落款时间为2012年11月30日的河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告载明的包装装潢,而是新的包装、装潢。

(2)养元公司提交的电视台广告宣传指向的均是《中国工商报》载明的包装、装潢,而非新的包装、装潢,故上述证据并不能证明新的包装、装潢的产品进行过大量持续的广告宣传。

(3)养元公司自2017年停止使用《中国工商报》载明的旧的包装、装潢后,指出众多款新的包装、装潢(见答辩状),且包装、装潢多次变化,对新包装、装潢没有证据证明长期持续使用,不具有一定影响。

(4)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两者包装、装潢中文字部分的内容明显不同,故相关公众施以一般注意力可以将两者区别开来,不会产生混淆误认。

(5)养元公司以反不正当竞争法主张权利不能成立。

综上,最高人民法院观点系养元公司提交的广告宣传等所有证据均指向陈鲁豫款旧包装、装潢;养元公司主张新包装、装潢与旧的包装、装潢不同;新包装、装潢多次变化,形态各异,没有持续使用,不具有一定影响。加之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存在明显差异,因此不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误认。故使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的行为未构成不正当竞争

最终,本案经过多角度答辩和多轮质证,以原告养元公司撤诉告终。

三、心得体会

【案件思考】

1.含有商标标志的商品包装、装潢权益的保护边界

商品包装是为了识别商品以及方便携带、储运而使用在商品上的辅助物和容器;商品装潢是为了识别与美化商品而在商品或者其包装上附加的文字、图案、色彩及其排列组合。商品包装、装潢与商标一样,属于商品的识别标志。

在(2019)最高法民申4847号“特种兵”包装、装潢不正当竞争案中,最高人民法院认为,(1)首先,通常情况下,商标标志与包装、装潢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发挥识别作用。商品的包装、装潢一般由商标、商品名称以及装饰性图案、颜色等要素组合构成。商标是识别商品来源的标志,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商标通常产生溢出效应,能够使相关公众将含有该商标的包装、装潢与商品提供者建立一定的联系。因此,含有商标的包装、装潢,可以在整体上发挥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当然,在商标以外的其他包装、装潢元素也产生了独立的市场价值,能够独立发挥识别作用时,也需要考虑包装、装潢中其他构成要素的利益保护。本案中,特种兵商标含有的“特种兵”“THESPECIALARMS”文字、七名士兵的剪影、盾牌图形、五角星图形等元素均占据涉案包装、装潢的显著位置。在特种兵商标之外,涉案包装、装潢的其他要素或是与特种兵相关的元素,例如瓶身整体的迷彩图案,或是商品名称,例如“生榨椰子汁”“植物蛋白饮料”。因此,特种兵商标是涉案包装、装潢的显著识别部分。(2)其次,判断单个的包装、装潢元素能否成为正当的竞争利益,需要考虑商标标志与装潢元素的关系。本案中,涉案包装、装潢是以特种兵为核心进行的设计构思,涉案包装、装潢的整体颜色、包装外形均与特种兵相关,“特种兵”文字为涉案包装、装潢的组成部分,而非可以随意替换的要素……综上,本案中,涉案包装、装潢的构成要素均指向特种兵。

与(2019)最高法民申4847号案件类似,本案中,“六个核桃”包装、装潢多年频繁发生变化,其中不变的唯有商标“六个核桃”,且逐年变化的单个包装元素如核桃、奶花等均是围绕商标“六个核桃”来构思的,脱离“六个核桃”商标,其包装、装潢上的其他图形元素仅是通用元素设计。因此“六个核桃”核桃乳饮品包装、装潢保护的范围应仅限于“六个核桃”商标,其权利范围并不能外溢延至不断变化的包装、装潢

2.   从本案看商品包装、装潢不正当竞争案件的抗辩思路

由本案总结可知,商品包装、装潢不正当竞争案件的抗辩思路为:

(1)原告是否明确涉案包装、装潢具体保护的样式;

(2)被告使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对于(2),主要规定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一)项:“经营者不得实施下列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一)擅自使用与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据此,认定使用包装、装潢构成混淆行为,须同时满足以下几个要件:

构成要件

具体要件

详细说明

认定

第一:涉案包装、装潢构成具有一定影响的包装、装潢。

A.使用的包装、装潢具有显著特征,非相关商品所通用。

a.对于相关商品通用、不具有可识别性部分不应受到保护。

前述要件均满足,才可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

B.该特征基于长期使用,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像授权性商业标识一样起到区分商品和服务来源的作用,即达到未注册商标的力度。

b.涉案包装、装潢须进行长期、持续使用,不应进行经常性变更。

第二: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与涉案包装、装潢近似。

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进行比对。

a.将两种包装、装潢在整体上进行比对;

b.将包装装潢的主要部分进行比对;

c.最后在隔离状态下,判断是否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

在“六个核桃”不正当竞争案中,由于养元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六个核桃”核桃乳产品的包装装潢为“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包装、装潢”,加之被诉侵权产品“养生核桃”核桃乳所使用的包装装潢与“六个核桃”使用的包装装潢区别明显,不会导致相关公众的混淆,因此被告奥杰公司使用被诉侵权产品包装装潢的行为未构成不正当竞争。

【办案体会】

1.诉讼案件要“走一步想三步”,知己知彼,预判对方的诉讼策略

在庭审前,原告养元公司并未明确主张保护的“六个核桃”商品的包装、装潢样式,为应对原告在庭审中的“观点突袭”,被告必须设想各种可能性并设计抗辩思路。

本案中,我方代理被告,总结了原告可能主张的“六个核桃”商品的包装、装潢样式,逐一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进行比对,并列出了相应的核心抗辩思路:

序号

原告可能主张的包装、装潢样式

核心抗辩思路

1

鲁豫版包装、装潢

已经超过三年未使用,不应再受到保护

2

2017年版包装、装潢

未长期使用+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未构成近似

3

2021年版最 新包装、装潢

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包装、装潢未构成近似

此外,庭审中原告主张其保护的包装、装潢样式为2017年包装、装潢样式,但并未提供近几年的相关使用证据。为查清案件事实,法官准许原告可以庭后补充使用证据。庭审结束后,我方立即梳理原告可能获取使用证据的渠道并进行了调查,先其一步搜集使用证据并进行质证。果不出所料,原告提供的证据并未超出我方搜集的范围,预判了对方的预判。

2.对细节再精细拆分,把案件做到极 致

(1)在本案中,我方提供了六份高院和最高院的类案判决。为使法官更加清楚最高院的审判观点,我方对六份判决进行了观点总结,同时在判决中用记号笔和便利贴对相应观点进行标记。

(2)本案原被告双方均提供了最高院的类案判决。一方面,我方对原告提供的判决文书不适用本案进行了详细分析;另一方面,为使我方提供的类案判决更具有参考性,我方将本案原告提供的证据与类案判决中的证据进行了逐一对比。

(3)庭后原告提交了涉案商品在京东、天猫上的用户评价图片及销售证据,以证明涉案包装、装潢在持续使用。我方对其提供的销售店铺进行了公证购买(以证明宣传的包装、装潢样式与实际到货的包装、装潢样式不同,宣传的涉案包装、装潢样式早已不再使用),撰写质证意见,对其使用证据逐一击破。

3.   胜诉的案件是律师和当事人、律师和法官相互成就的结果

当事人要远比律师了解自己的产品,多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会发现新的代理思路。本案开庭前一周,我和王律、张律去客户处进行了拜访,与客户交流了本案的代理思路。依然记得,奥杰公司负责人指着“养生核桃”的包装、装潢说道,“我们的商标和六个核桃不同,每个图案也与六个核桃不同,我们甚至有代言人图片但六个核桃没有,所以六个核桃保护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是这些通用的边框也要保护吗?”当事人的一番话让我们动容,在庭审中,我方明确提出了“六个核桃”包装、装潢的保护边界问题,引起了法官的共鸣。

遇到一个专业、负责的法官是律师的幸事。庭前主审法官就原、被告双方提供的类案检索结果分别进行了询问;庭审结束法官进行了庭审小结,并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对于原告而言,重点在于涉案包装、装潢是否属于反法的保护对象——原告下一步工作是举证证明涉案包装装潢还在继续使用,提供2019-2021年的使用证据;对于被告而言,如构成反法保护对象,(综合考虑各方面原因)在是否构成近似问题上法官会从宽认定,另外被告也可参考“特种兵”案件。法官明确的观点为后续双方的工作及代理意见提供了思路指引,同时也有助于预判案件结果。

4.好的诉讼结果离不开团队案件研讨和分工协作

本案经团队多角度答辩、全方位准备、多轮质证,最终以原告主动撤诉而告终。

团队的每个人都是本案不可或缺的一员,再次感谢团队伙伴们的帮助和支持。



标签

下一篇:没有了

近期浏览: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