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电话:17701090808(京) / 13831180212(冀)

石家庄专利律师

王现辉律师

石家庄商标律师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新闻中心 > 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实务012|商业秘密侵权不以竞争关系为前提

作者:王现辉
2023-11-25 17:56:47

商业秘密侵权不以竞争关系为前提

我国立法采用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传统称谓,但对于如何解释“竞争”和“不正当竞争”,实践中产生过较大争议。侵权行为主体与权利人之间是否必须存在竞争关系,不存在竞争关系实施了侵权行为能不能获得法律的救济,对于这两个问题,从历史角度来看,竞争关系曾被作为侵权行为的前提条件,有些司法判决也曾主张如果没有竞争关系则直接驳回权利人的诉讼请求。实践中通常首先从竞争关系的角度界定竞争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即将存在竞争关系作为认定不正当竞争的前提。例如,在笔者代理的一个案例中,单位除老总之外,副总以下包括财务、技术等人员全部离职,明目张胆地成立与原单位经营范围完全一致的公司,并挖走原单位的客户进行交易。如按照相关观点,此时原单位已无任何业务开展,已经不具有竞争力,因此新成立的单位自然与其没有竞争关系。尤其对于营销类公司而言,比如区域代理商多年来辛苦积攒了大量客户资源,但被侵权后却因为自己已经不具备竞争能力而无法维权。可见,如果仅将竞争关系限于同业竞争者之间,则不能规范许多事实上的竞争行为,不利于规制市场竞争行为。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恰是以竞争行为为规范对象,以认定不正当竞争行为为规范基础。《反不正当竞争法》第9条所列的侵权行为并没有规定侵权主体与权利人之间必须存在竞争关系,法条本身并未对竞争关系做出预设,而是直接规定了侵权的几种行为。当然,立法者直接规定侵权行为而没有约束竞争关系,有其立法深意。法律更加关注行为本身是否具有市场竞争属性和不正当性,是否扰乱“市场竞争秩序”和其他经营者合法权益,而不再纠结于竞争关系等的界定,不再将其作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和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前提要件。[1]例如员工跳槽引发的商业秘密泄露行为已经成为侵权行为之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员工、前员工连基本的经营者都称不上,但仍有规制必要,如果单纯、刻板地理解竞争关系,则将导致商业秘密更加难以保护。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2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可见,不正当竞争行为既可以损害特定竞争者,也可以损害消费者或者社会公众,而并不以损害特定竞争者且其相互之间具有竞争关系为必要。《反不正当竞争法》并未从有无竞争关系而是从竞争行为的角度进行规制有其深层考量。不正当竞争行为只是根据其是否违反竞争原则或者其他具体法律标准而进行认定,而并不根据其相互之间是否具有竞争关系进行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2022年3月16日)第2条规定:“与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存在可能的争夺交易机会、损害竞争优势等关系的市场主体,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的“其他经营者”。一方面,司法解释以相对灵活和宽松的“存在可能的争夺交易机会、损害竞争优势等关系”为标准,适当简化了对适格主体的要求,进一步明确了竞争关系不再是竞争行为的要件。另一方面,通过此条确认了“交易机会”、“竞争优势”等都是《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合法权益,在此基础上,不限任何行业或者主营业务,只要可能损害这些合法权益的主体都可能与权利人构成竞争关系。

笔者认为,与专利、商标等知识产权专门法相比,商业秘密有其特殊性。商业秘密并无单行法,而是和仿冒混淆、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一并被规定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但相对仿冒混淆、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合法权益而言,商业秘密归属于权利范畴。相对权利来讲,权益所采取的是行为法而不是权利保护法思维,即合法权益不是保护的前提,而是保护的结果[2]。即利益保护的程度和范围可以结合案件事实进行具体界定,其保护具有弹性,而权利的范围则是预先确定的,其保护则具有刚性。据此,侵害仿冒混淆、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传统权益类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不要求侵权主体与权利人之间具有竞争关系,则具有权利属性的商业秘密更不必考虑侵权主体与权利人之间是否具有竞争关系,只要商业秘密被侵害,均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除非其合法来源的抗辩理由能够成立。

在维谛技术有限公司、深圳贝耳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一案[3]中,被告贝耳公司、李某亮抗辩称UPS产品属于电压型设备,简称不间断电源,而APF产品属于电能质量设备,属于电流源。并且维谛公司并不开发APF系列产品,因此APF和UPS并没有竞争关系。法院并没有对被告不具有竞争关系的抗辩进行回应,而仅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一是原告在本案当中请求保护的技术信息是否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所保护的商业秘密;二是两被告是否实施了原告所指控的侵害商业技术秘密的行为;三是如侵权行为成立,两被告应当如何承担法律责任。最终认定侵权成立。在北京微自恒通科技有限公司与大唐移动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等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一案[4]中,法院认定,被告郭正飞主张FPGA设计过程复杂,其在原告微自恒通公司的工作内容与在被告大唐移动公司的工作内容不同,不存在被诉侵害技术秘密的行为,而原告未能就此进一步举证证明。因此,原告微自恒通公司主张二被告实施了涉案侵害技术秘密的行为,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在亿志机械设备(无锡)有限公司与无锡市双君精密铸造厂侵害技术秘密纠纷一案[5]中,法院认定,双君铸造厂为生产铸件的企业,与亿志公司之间不存在同业竞争关系,也不是制造模具的企业,其复制模具行为的目的在于何为,亿志公司对此未能充分明确,法院对双君铸造厂复制模具的目的性和可能性持有怀疑。假设双君铸造厂的目的系向他人泄露亿志公司的技术秘密,或者为他人制造使用了亿志公司的技术秘密的水泵,是否一定要通过复制亿志公司的模具方式来实施侵权行为,同样值得怀疑。通过对双方证据及陈述的综合分析,亿志公司主张的事实存在着诸多疑点,法院未予采信。在香港远程医疗产品有限公司、厦门天遂贸易有限公司等侵害商业秘密纠纷一案[6]中,法院认定,天遂公司、巨烨公司均为经营医疗器械企业,与远程公司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王志平、华辉、何钦先后在天遂公司、巨烨公司工作,王志平、华辉、何钦、陈惠华均从事与案涉技术研发相关的工作,各方具有较为便利的意思联络条件,故六名被告理应知悉案涉技术秘密属于远程公司所有,但仍继续使用案涉技术秘密,具有明显的主观恶意。根据上述案例可知,在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被告不具有竞争关系的抗辩一般不予考量,主动分析竞争关系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证实侵权人的主观恶意,将竞争关系作为侵权认定的一个要件进行分析;当双方不存在竞争关系时,法院会加大审查力度,对于原告的举证责任要求也相应提高。法院侵权判断模式为通行的权利侵害式判断模式,即未经许可使用此类权利,且无免责事由(如合理使用)的,构成侵权。可见,针对商业秘密侵权行为,考虑侵权主体与权利人之间是否具有竞争关系实无必要。当然,对于竞业限制的违约之诉,员工跳槽到具有竞争关系的单位和岗位工作仍然是必要的。

 



[1]孔祥俊著:《反不正当竞争法新原理原论》,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第121页。

[2]孔祥俊著:《反不正当竞争法新原理总论》,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第81页。

[3]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粤03民初5073号民事判决书。

[4]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8)京73民初101号民事判决书。

[5]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锡知初字第83号民事判决书。

[6]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闽02民初918号民事判决书。


标签

近期浏览:

Copyright © 2007-2022 www.wangxianhui.com All Rights Reserved.王现辉律师网版权所有.

石家庄知识产权律师│石家庄专利律师│石家庄商标律师│石家庄著作权律师│预约:0311-85690909 冀ICP备07005172号-6

主要从事于知识产权律师,专利律师,商标律师, 欢迎来电咨询!
技术支持:今傲科技

石家庄专利律师

扫一扫关注泽知